天天中文網 > 武極神王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造之以寒冰,形之以風雪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造之以寒冰,形之以風雪

第1168章造之以寒冰,形之以風雪
  
  北辰主峰以東,一座氣勢恢宏的凜冽峰巒之上。
  峰巒的周邊有著天橋相連,鐵鏈交織,很是氣派。
  在那峰巒之巔,矗立著一座樣式有些古樸的閣樓。
  不同于別的閣樓,這座閣樓似乎有些冷清,在它的旁邊,就是北辰峰院的武技閣……
  相比較人群進出不斷的武技閣,這座閣樓平時連鬼影都看不到。
  不過,就在近段時間,經常有一個人進出這里。
  從底樓到頂層,從高架到墻腳,每天都翻閱著有關所有中陸之地的史學典籍,人文地理等實事資料……
  閣樓的第三層,一個不起眼的角落。
  楚痕靠著墻壁而出,在他的旁邊擺放著一堆書籍,卷軸,玉簡……
  其手中不斷的翻閱著一部厚厚的書籍,眼睛一眨不眨,不斷搜尋著上面的內容,但卻是沒有一頁能夠令其停留……
  很快,一部足足一指長厚度的書籍就被翻完。
  楚痕隨手將其放到右邊,接著又拿起左邊的一部玉簡迅速攤開。
  注意力快速的在玉簡上面掃過,正當楚痕一目十行的掃完上面的內容,準備換下一本的時候,其目光陡然間定在最后面的幾行小字上面……
  “我造之以寒冰,形之以風雪,固之以寒冷!”
  楚痕的心頭一怔,即刻放下了左手剛拿起的另外一步卷軸。
  其仔細的查看著手中玉簡后面的內容。
  “北川之地,凜冬冰域,帝殿塵封,魂歸故里。”
  ……
  “看來是找到想要的了。”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入楚痕的口中。
  接著,一位身形佝僂,衣著樸素的老者緩緩的從前面的書柜后面走了出來。
  老者邊說,邊拾起散落在地面上的幾本書籍。
  “好久都沒有人來這‘藏書閣’,今年你應該是第一個……”
  楚痕一怔,當即明白過來,對方應該是這里的管理者。
  當即有些抱歉的起身,道,“不好意思前輩,把你這里弄亂了,等會我會整理好的。”
  老者擺了擺手,“無妨,亂點才好……不然要我這老骨頭做什么……”
  楚痕吸了吸鼻子,不覺更尷尬了幾分。
  “你來這里好幾天了,我一直好奇,你在找什么東西……”老者慢吞吞的走到楚痕的面前,渾濁的目光下意識的掃了對方手中的玉簡一眼。
  楚痕倒也沒有要隱瞞的意識,其舉起玉簡,指著后面的幾行字。
  “造之以寒冰,形之以風雪,固之以寒冷……”老者小聲的念道,旋即“呵呵”笑道,“原來是北川冰地那邊的資料……怎么?你對這個感興趣?”
  楚痕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接著問道,“前輩,你知道這個地方?”
  “知道……就在中陸以北的冰川地區,那里地勢極高,常年都被冰雪覆蓋……冰山腳下,還有一座原地人居住的‘冰城’呢!年輕的時候,我和幾個師兄弟去過那里……”
  冰城?
  楚痕略感詫異,然后又指著下面的一句“帝殿塵封,魂歸故里”問道,“這兩句話又是什么意思?”
  老者眼皮微抬,喃喃說道,“帝殿,那是當年的北川之主,冰帝所居住的宮殿……”
  冰帝?
  楚痕的瞳孔深處隱隱一顫。
  “那這位冰帝,已經隕落了嗎?”
  老者輕輕一嘆,抬眼望了望窗外的天空,然后點點頭道,“早在數千年之前,北川之地的帝殿就被掩埋在那無盡的冰雪之下……雖然世間典籍對冰帝的記載不過短短數語,不過據我所知,那可是在當地被奉為神明一樣的存在……是冰帝守護了整個北川不被戰亂所毀滅……”
  “冰帝為什么會隕落?”
  “往事這么久,又豈能道的清楚……千萬年來,世間消亡的人族大能者多不勝數,我只知數千年那一戰,北川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那一戰過后,冰帝隕落,連同帝殿埋葬于萬年雪霜之下……冰帝一死,其遺留在北川之地的至寶也成為了世人爭搶之物……而,眾多寶物之中,唯‘冰神石’最具誘-惑力……”
  聽著老者的講述,楚痕的興致也越來越高昂。
  當聽到‘冰神石’三個字的時候,楚痕的心弦都忍不住的顫動了一下。
  “冰神石?這是何物?”
  “那是冰帝以北川冰域的萬年凜冬之力煉制而成的無上神石,其窮盡了冰帝一生的心血,傳言‘冰神石’之強,可令千里之地瞬間冰封,萬里雪飄……”
  楚痕握著玉簡的手指不禁用力,其連忙問道,“那冰神石被人找到了嗎?”
  老者搖了搖頭。
  “沒有……這些年雖然有無數人前往北川雪域尋找冰神石,但都是無功而返,甚至很多人直接是有去無回,死在那里……一直到現在,冰神石藏在哪里,終究是個謎……”
  聽完了老者所言,楚痕的心頭仿佛開啟了一閃豁然的大門。
  其由衷的感激道,“多謝前輩告訴我這些……”
  “謝什么?這種事路人皆知,你隨便找個人都能問到,不過……”老者有些狐疑的看著楚痕,“你難不成想要去北川雪域?如果是這樣,那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想法……北川危機重重,其境地之險,絕非你所想象……”
  楚痕笑著點了點頭,并沒有回答對方。
  ……
  與此同時。
  沉星州,天隱城,城主府!
  景色優美的花園涼亭內,城主趙軒雄與之西風子相對而坐,兩人的面前擺放著一座棋盤……
  黑白雙子,相搏相殺。
  趙軒雄所持的黑子猶如驚龍,氣勢逼人,與之白子正面強攻。
  而西風子所持有的白子,卻是宛若暗蟒,繞后而行,穿入后方。
  “呵呵,西風老哥,這回你怕是贏不了我了……”趙軒雄小有得意的看著占據上風的黑子,道。
  西風子目光深沉,似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有點懸啊!”
  “老哥你就別掙扎了,按照約定,該教我紋刻‘百穿器紋’的方法了……”
  西風子眼角一抽,仿佛遇到了最為頭疼的事情。
  “趙老弟,不是我不肯教你,你對符文之術的領悟天賦……說直白點,我從來就沒有見過這么差的……你就放過我吧!哪天要是把你這城主府炸了,我都要承擔責任……”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相信老哥你不是個出爾反爾的人吧?”
  趙軒雄絲毫不在意對方的看法,跟著毫不留情的落下決定勝負的一枚黑子。
  西風子只能搖頭嘆氣。
  ……
  “城主大人,西風大人,有從武宗來的傳信。”
  驀地,一道身披戰甲的城主守衛匆匆忙忙的從前院奔赴于此。
  “武宗?”趙軒雄眼前一亮,“青衣和青裁來信了?”
  “回稟城主大人,信件并非少主和二小姐……”
  “那是何人?”
  “楚痕!”
  “哦?那肯定是給我的……”西風子抬手從守衛的手中接過書信,接著將其打開。
  幾行筆鋒沉穩的字體呈現于白紙之上。
  西風子看著上面的內容,不禁瞇起了眼角,臉上涌出絲絲慎重之意。
  “楚痕小友發來何事?”趙軒雄開口問道。
  西風子的面色有些說不清的復雜。
  稍緩,開口說道,“趙老弟,給我準備一下幾味藥材……”
  “你要煉丹?”趙軒雄一怔。
  “嗯!”
  西風子將信件放在對方的面前。
  趙軒雄目光迅速掃過,當看到“清源固體丹”這幾個字的時候,更是意外了。
  “這丹藥是……”
  (本章完)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