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一級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 > 第849章 防不勝防

第849章 防不勝防

    雪凝月卻只是笑得溫溫軟軟的,她平時就從來不擺什么高高在上的主人架子,此刻,更是賴皮似地拉著火神的袖子不放,非常高興的輕輕地說“火神答應娶我們雪國的大魔法師簡心兒姑娘為妻了!”
  
      在她眼里,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男才女貌,都那么優秀,性格互補,互相包容,經常一起并肩作戰,雖然火神有時候對心兒很兇,但她能看出來,火神是非常非常在乎心兒的。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誰能自始至終不嫌棄心兒,就算心兒終生修為全廢,依然肯不離不棄守著她,雪凝月毫不猶豫地覺得只有火神會做到這樣了。
  
      只要心兒最后能跟火神在一起,雪凝月就覺得曾經受的那些苦難,那些折磨都已經離得好遠好遠……
  
      她的手里滿是傷痕,所以剛才她握住火神的手時,故意將雙手不動聲色地藏在了衣袖里。
  
      現在,火神答應了她的要求,愿意娶心兒為妻,那么,她就愿意讓火神徹底退出接下來很可能出現的血腥戰亂圈,她要他在這里好好養傷,把毒逼出來,然后,和心兒一起,過隱居于世的日子。
  
      至于雪國上下千萬子民的仇恨和重建雪國,讓雪國子民全部能夠蘇醒的重任,就都交到她身上吧。
  
      這樣的重擔究竟有多重,她比誰都清楚,她也沒有絲毫的把握能將之完成,但是,她會毫不憐惜的豁出她的性命去做,絕不貪生怕死,絕不愧對任何子民們的愛戴。
  
      想到這里,雪凝月放開握住火神的手,她想起身將昏迷的心兒抱過來,是時候該告訴火神心兒的情況了。
  
      他牢牢的固定住她纖細的腰身,用深邃且急促的眼神很近很近很認真很認真地看著她,問道“你剛才……說什么?你要我娶簡心兒?她……人呢?她在哪?”
  
      語音竟是有一絲顫抖的。
  
      也正在這時,有細微的咳嗽聲自后方傳來。
  
      雪凝月當下大喜,一指那個方向,開心地說道“火神,你看,心兒就在那里呢!她……她好像醒過來啦!她終于醒啦!”
  
      曾經,她以為簡心兒會昏睡一輩子。
  
      這,是不是因為有火神在,有她最重要最想要看到的人在,所以心靈的感應才將她喚醒過來?
  
      還沒等雪凝月說完,火神早在聽到那一句她終于醒了的時候就飛掠了過去,那句話讓心思縝密的他猜到簡心兒那個丫頭一定是又受傷了。
  
      雪凝月看著火神的背影,她微笑著,寬慰著,感動著,心想,這樣一對良人,本該讓他們在一起吧!
  
      帶著祝福,她看了看天色,嗯,是時候該她一個人,一顆心,不論生死,奔赴下一座城了……
  
      可是,就在這時候!
  
      陰冷猖狂的笑聲傳來!
  
      夜藍靈閃電如風的妖媚身影緊逼過來,身邊依然跟著無數的死靈黑蝴蝶,她笑道“哈哈哈哈,既然我夜哥哥動不了手,這次,就讓我來代替他將你們這幫代表著光明正義之士全部一次殲滅掉!一個不留!”
  
      她的身影實在太快,且之前來得無聲無息,這次趁機偷襲,讓人防不勝防,火神本就中了毒,剛來到簡心兒身邊,將她摟在懷里,那里還躲閃得及?
  
      就在火神以自己的身軀護住剛蘇醒的簡心兒,就在雪凝月想要趕過去救人的時候,意想不到的的事情又發生了!
  
      夜藍靈的黑暗系攻擊在離火神不到一厘的距離時,被另外一股更加強大的黑暗系摧毀力量給攔截了下來!
  
      但是,對方雖然攔截住了夜藍靈的攻擊,卻絲毫沒有救人的意思,只見那股比夜藍靈更強多倍的黑暗系攻擊力量在隔開她的攻勢之后,依然毫不銳減,居然再次以更猛烈的氣勢繼續朝火神和簡心兒攻擊而去!
  
      很快,火神人生中第一次狼狽地吐出血來,而他竭力保護住的簡心兒,好不容易才蘇醒的簡心兒,卻……永遠的昏睡過去了……
  
      她……死了!
  
      竟然就那樣死在了他的懷里!
  
      他最后竟然連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對她說,連告別都來不及!
  
      與此同時,死神夜殤冰冷如斯的聲音傳來“靈兒,我的事用不著你來插手!這些人,要殺,也只能由我親自來殺!”
  
      夜藍靈聽到這冰冷的聲音,非但不畏懼,還在笑,她笑得風情萬種,很開心,因為,這一結果是她所樂見的。
  
      而雪凝月,卻只能呆呆地看著這急轉直下的慘烈一幕,看著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的簡心就此死去,看著火神傷上加傷,神情是那樣哀憫沉痛。
  
      是她的錯。
  
      都是她的錯……
  
      若非她一時大意,一心只想快些帶簡心前來見火神,那么,簡心兒就不會死!
  
      簡心兒的死讓火神火爆的脾氣被徹底激怒,他這一生都沒如此窩囊過,他竟然眼睜睜的看著他所在乎的丫頭就這樣在自己懷里死去,死得這么慘烈,死在敵人的手下!
  
      這讓他情何以堪!
  
      怒極攻心,毒素再次劇烈地發作,火神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是絕對活不久了,他忍住眷念,沒有回頭看雪凝月一眼,他不怪她,他知道她沒有錯,錯在對面這些天理不容的人渣!
  
      于是,他將簡心兒的尸體放下,以必死的決心,好不猶豫的將火系攻擊魔法釋放到最大,絲毫不顧及毒發攻心的速度,迅猛地朝死神夜殤的方向攻去!
  
      他記得,最后一刻,簡心兒就是死在這個惡魔手中!
  
      在他放棄生的希望,奮不顧身地朝死神夜殤攻擊而去的同時,他沉聲對雪凝月說道“主人!快逃……”
  
      是的,即便到了這一地步,他依然不希望造成雪凝月與心兒一樣的悲劇。
  
      既然,主人雪凝月讓他照顧心兒,讓他娶心兒,讓他時刻陪伴著心兒,那么……他就陪她一起死吧!
  
      其實,火神現在的心情很復雜,他不明白,為什么之前剛聽到雪凝月讓他娶心兒的時候,他滿心不愿意,甚至暗中皺眉,暗自嫌棄,絕得那丫頭煩,
  
      可是,一聽到那丫頭受傷,一看到那丫頭毫無聲息的躺在他的懷里,再也不可能像以前一樣活潑地清醒過來和他吵和他鬧的時候,他竟然前所未有的心痛了,覺得悵然若失,覺得他一不小心就失去了他在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他終究明白,潛意識里他是愛心兒的,很愛很愛,愛得很深很深,而對雪凝月,她那么圣潔,又生來是他的主人,他只是仰慕而已,只是,之前他一直沒有弄懂,經常讓心兒傷心,他知道心兒是愛他的。
  
      火神默默在心里發誓,無論是在黃泉路上,還是追溯到來生,他一定不會再這樣癡傻地錯過心兒。
  
      所以,此刻,他一點兒也不反對娶簡心兒了,即便雪凝月不要求他娶,即便心兒已經死了,但他卻執意要她做他的妻!哪怕是在黃泉路上,做一對妻又如何。
  
      “想逃?!沒那么容易!今天誰也別想逃出去!”幾乎就在火神抵擋死神夜殤,低聲讓雪凝月趕緊逃走的同一時刻,夜藍靈妖媚地笑著,立刻出手,在同一時間朝雪凝月攻去!
  
      雪凝月自然是不會獨自拋棄自己的下屬離開的,身為上古的光明女神,身為這些人這么多年來的主人,從小就與這些人一起長大,雖然她為他們的死難過,那么悲痛,但她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做出了一個主人該有的堅強姿態,瞬間就做好了九死一生的應戰準備!
  
      可是,詭異的事情再度發生了……
  
      一邊與火神對戰,給予火神致命一擊的死神夜殤在看到夜藍靈沒有經過他的允許就運用黑暗系最高層魔法朝雪凝月攻擊的時候,他深邃如墨的眼眸里頃刻之間似乎出現了一絲裂痕!
  
      幾乎來不及思考,他僵硬地轉過了身,將背后大片大片的空門留給了敵人,不顧自身的安危,欣然承受了火神在臨死之前朝他背后襲擊的那一掌,朝雪凝月的方向掠去……
  
      夜藍靈做夢也沒有想到,她用盡全力所發出的攻擊,最后卻打在了死神夜殤的身上!
  
      “你……你竟然……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連命都不要了?!”夜藍靈不死心,聲音尖銳,不可置信的近乎歇斯底里的質問道。
  
      “……靈兒,你聽著!我再說一次,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這些人,只有我能殺!”說完,死神夜殤危險的眼眸微瞇,捂住心口,不易察覺的抿了抿唇,冷冷地看了夜藍靈一眼,那眼神里警告的意味是那么濃,那么明顯,只聽他又對她說,
  
      “你該慶幸你這次自作主張傷的是我,而不是她,倘若今日雪凝月有任何閃失,我死神夜殤在此發誓,勢必罷免整個暗夜帝國,收回你每一份兵夜,斷你筋骨,毀你修為,摧毀你引以為傲的每一寸領地,不滅不休!”
  
      這是死神夜殤第一次這么兇狠嚴厲的對夜藍靈說話,那冷絕的語氣令他周身殺氣大盛,簡直就像地獄的修羅王!
  
      雪凝月是何等聰明的人,見兩人起了內戰,機不可失,她好不戀戰,此刻有比她生命更重要的事等著她去辦,那就是,奪回簡心兒與火神的尸骸!
  
      她飛掠過去,將兩人的尸骸一左一右奪了過來,忍住心里的絕望和悲痛,忍住傷勢撕裂的慘痛,迅速逃離開去。
  
      現在的她,什么也不想管了,她只想將他們入土為安,葬在雪國最安靜純凈的國土上,將他們葬在一起,永世不再讓人打擾。
  
      而她走后,靈海林邊,一代令人聞風喪膽的死神夜殤并不追趕,只是開始迅速的閉目養神,盤腿坐在樹下療傷。
  
      他似乎一點兒也不擔心夜藍靈會對他怎么樣。
  
      可是,夜藍靈顯然還在氣頭上,她一貫輕盈的腳步卻故意踏碎了枯夜,弄得吱吱作響,嘲諷地說道
  
      “……呵,你為救她而受傷,剛才卻強忍著,故意不想讓她知道?
  
      還有,你竟然為了她,與我抗衡?!夜哥哥,你瘋了么?!她才是你的敵人啊!怎么一遇到她,你就完全變得毫無分寸,毫無標準,變得讓我好陌生,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滾!”死神夜殤懶得解釋,很少受傷的他居然被同系黑暗魔法所傷,心中很是煩悶,再也沒有了平日的耐心,直接想趕夜藍靈離開。
  
      死神夜殤見夜藍靈遲遲不肯走,他冰冷的眉峰微蹙,自己起身,意思很明顯,你不走,我走。
  
      “站住!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只肯為了那個女人動用你所有說話的耐心!
  
      夜哥哥你聽到沒有,你給我站住!”氣急敗壞的夜藍靈怒喝著,艷麗的五官開始憤怒的糾結在一起。
  
      “我不站住又如何?”死神夜殤的步伐并未停歇,愈走愈遠。
  
      若非受了傷,若非想要邊走邊思考一些事情,他早就直接念一個瞬間咒,像一陣風一樣離開了。
  
      在這個世界上,能絆住他腳步的,從前至今,恐怕一直只有那個雪凝月那個干凈的丫頭。
  
      雖然,她一開口便是恨他,后悔救了他,愛的是別人,是別人的未婚妻,這話傷他至深,但是,那又何妨,上窮碧落下黃泉,那道倔強的白色倩影由他說了算,他若不放手,誰也別想從他身邊離開。
  
      她恨他,那就恨吧,繼續恨吧,他已經無力去管這些事情了,只想憑著自己的心意做一些決定。至少,目前,他還不想放過她。
  
      因此,在他還不想放過她之前,除了他自己,誰也別想傷害她。
  
      夜藍靈看著死神夜殤若有所思漸行漸遠的身影,心中五味雜陳,他真當她不存在么?
  
      這個混蛋!從小就這樣漠視她,在暗夜地宮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她就喜歡上他這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哥哥了啊。
  
      他現在是討厭她了?哼,這怎么可以!這輩子,她夜藍靈是纏定他死神夜殤了!
  
      只有她和他才是絕配!都一樣的手染鮮血,都一樣的冷酷無情,都一樣只肯為自己心目中的一個人動情!
  
      “姓夜的!你聽著,若你再走一步,就別怪我的死靈黑蝴蝶手下無情了!”她一時氣惱,竟不再親昵地叫他夜哥哥。
  
      她細若蟬音的清麗嗓音經過隔空傳音準確傳入到某人耳中。
  
      只是,某人卻置若未聞,冷峻清絕的身影繼續朝前走!
  
      啊啊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夜藍靈艷麗的臉龐因為氣惱而泛起潮、紅,顯得更加嫵媚動人。
  
      只見她纖纖十指隱動,方才被她無端端踩碎的枯夜在瞬間被吸附而起,手掌側揚,柳眉一橫,“嗖”的一聲內力相運,枯夜便如翩翩灰蝶又如離朔的利劍以難以形容的速度朝死神夜殤刺去!
  
      與此同時,一直圍繞在她身旁的那些黑色死靈蝴蝶也紛紛配合著枯夜朝死神夜殤的方向攻去。
  
      沒錯,她夜藍靈之所以被稱為破壞女神和藍色妖姬,是因為她的厲害之處在于她能隨時隨地就地取材,快、狠、準的射殺敵人的周邊死穴,讓人防不勝防。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