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情深緣淺:億萬寵妻 > 第638章 伎倆

  
      “你又想干什么?真是個糟糕的女人,別想拿出你的可憐相博取心童的同情!只要有我在這里,你就別想得逞。”
  
      “我沒有……”水心綾反駁著,她真害怕賀燁的兇狠。
  
      “不是姐姐,是我……”
  
      心童疾步走了過來,抓住了賀燁的手臂:“是我要接姐姐回去的,她一個人在這里要得憂郁癥了,她是我的親姐姐,我不能不管她!”
  
      “心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她是個不知悔改的女人。”
  
      賀燁從來不相信水心綾會有悔改,她是一個深藏不漏,狡詐狡猾的女人,只有將她和大家隔離,才是安全的。新八一中文網首發
  
      水心綾聽了賀燁的話,悲傷地看著自己的妹妹,淚水奪眶而出。
  
      “既然我是那么可怕,就讓我回去,讓我在那里自生自滅,不需要你們的憐憫。”
  
      水心綾用力的板著自己的身體,卻怎么也動不了,她看起來好沮喪,又無能為力,她是一個沒有用的廢人。
  
      “姐姐,不是的,你別……別回去。”
  
      水心童伸手按住了姐姐,低聲地說:“給姐姐一次機會,燁,假如再聽到她吃過多的安眠藥,我更沒有辦法安心地生活,就算為了我,為了孩子,燁,讓她回去……”網更新最快手機端:https:/m/
  
      惡毒的伎倆,水心綾的悲傷眼神無疑是心童難以拒絕的。
  
      賀燁憤然地凝視著水心綾,這個女人的淚水都是邪惡的,她在奮力地博取心童的憐憫,顯然她成功了,心童的心已經被她磨碎了。
  
      “如果你覺得這樣安心,我聽你的。”
  
      賀燁握住了心童的手,將她拉回了自己的身邊,然后冷冷地看向了水心綾。
  
      “你最好老實點,如果有一點不軌的行為,別說楓林度假屋,就算這個島,你也別想留下來,也許我會將你扔進大海,讓你再也沒有機會作惡。”
  
      “我不會再傷害心童的。”
  
      水心綾抿住了嘴巴,她怎么會傷害心童呢?她不會傻到了連最后的親人也不留給自己,她需要時間療傷,也需要時間思考。
  
      “你們先走,我和心童休息一下,就回去!”
  
      賀燁收回了冰冷的目光,吩咐馬車提前離開,他留下來陪著心童。
  
      馬車的隊伍繼續出發了,馬車上的水心綾低下了頭,陰冷的笑容慢慢地爬上了面頰,她不會就此罷休的,該有人為她的人生負責。
  
      就像賀燁猜測的那樣,她永遠也是個不知悔改,只知索取的女人,她的返回,將帶給心童什么樣的命運。
  
      馬車離開后,森林的周圍頃刻間安靜了下來。
  
      水心童依偎在賀燁的懷中,安適地閉上了眼睛,她真的很困,很累,需要好好休息。
  
      “別怪我,燁……”
  
      “我不怪你,如果你覺得這樣能讓自己舒服點,我會尊重你的想法……”
  
      賀燁輕撫著心童的面頰,安慰著她。
  
      “我好困,燁……我可能走不了多遠了……”心童抱住了賀燁的腰,輕聲地呢喃著。
  
      “困了,就睡在我懷里……”
  
      賀燁雙臂一提,身體完全伏在了賀燁的懷中,溫暖將心童緊緊包圍,她帶著甜甜的笑意沉沉睡去。
  
      在他懷里,心童永遠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賀燁卻沒有那么輕松,這個時候,太黑了會有狼出沒,所以他必須弄起一個火堆來。
  
      一邊抱著心童,一邊收集附近的干枝,堆積起來之后,他點燃了一個小小的篝火。
  
      水心童醒來的時候,發現面前已經燃起了篝火,另一只手挑著篝火里的木頭,火光照亮了他的面頰,他的神色凝重,顯然,水心綾回到他們的身邊,讓他憂心匆匆
  
      。
  
      水心童縮了一下身子,讓自己完全環在了賀燁的臂彎中。
  
      “真喜歡現在的感覺,溫暖的,安適的……”她輕聲地呢喃著。
  
      “有一輩子的時間讓你依偎,我的懷抱屬于你一個人……”
  
      “那是因為你在乎我,燁,有你的這份心,就算沒有火焰,也是溫暖的。”
  
      “我已經把我的心都給了你,你怎么會不覺得溫暖……”
  
      “我也只要這顆心……”
  
      深夜的時候,賀燁不斷地在火堆上添加著木材,因為他已經聽到了狼的叫聲。
  
      “我們不可以現在走嗎?”心童膽怯地詢問著。
  
      “現在太黑,沒有方向感,你有身孕,不能走太顛簸的道路,而且我們沒有火把,會被狼襲擊的。”
  
      賀燁起身,將兩匹馬都拉到了身后的大樹下拴好了,才又回到了心童的面前。
  
      水心童仰著面頰看著賀燁,調皮地問。
  
      “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個麻煩的女人?”
  
      “嗯,這點很對,你的確是個很麻煩的女人。”賀燁又找一些木材堆在了一邊,防止火堆快熄滅的時候使用。
  
      “那你會不會有一天不喜歡我了?”心童怯怯地看著賀燁。
  
      “會……如果你再這么不聽話,讓我擔心,我就不喜歡你了,而是……更愛你!”
  
      賀燁用力地點了一下心童的鼻子,大笑了起來,他怎么會不喜歡她呢?她那么善良,柔美。
  
      “你敢嚇唬我?”心童嗔怪地打了賀燁一下,私底下臉兒紅了起來,她堅信,他會愛心童一輩子的。
  
      “肚子餓嗎?”賀燁嘲弄地笑著。
  
      “你一說,我還真的餓了……”心童摸著自己的肚子,估計小寶貝也餓了,可是現在不能回到別墅,該怎么辦呢?
  
      “就知道今天想回去難了,我已經準備了……”賀燁從馬背上拿下來了一個盒子,遞給了心童。
  
      水心童開心地接了過來,打開之后,張大了嘴巴,好多好吃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走出森林?”
  
      “好人來回都要一天,何況你這個大肚婆……”
  
      賀燁依著心童坐了下來,目光深情地看著心童:“我說過,要照顧你一輩子,所以絕對不會讓你挨餓。”
  
      “燁,我覺得自己太幸福了……”
  
      水心童膩歪歪地摟住了賀燁的脖子,撒嬌地看著他:“以后我發誓,一定不讓你擔心了,真的……”
  
      “別發誓了,你少發點善心就足夠了。”賀燁調侃著她。
  
      “被你說的,我好像是傻瓜……”
  
      賀燁得意地看著心童,她的膽子還真是小,一聲狼叫就將她嚇住了,如果真的有狼出現在她面前,她還不嚇破了膽。
  
      看著懷中瑟瑟發抖的小女人,賀燁戲謔地笑著,伸出手將木材又放了一些,火苗又升騰了起來,將周圍照得通亮,狼的叫聲漸漸遠去了。
  
      水心童聽了一會兒,好像狼叫聲沒有了,才敢將頭從賀燁的懷中探了出來。
  
      “走了?”
  
      “當然走了,有火光,它們是不會過來的。”
  
      賀燁挑了一下火焰,目光轉向了心童說:“你怕什么,狼若是撲上來,也是先將我吃了……”
  
      “不要!”
  
      水心童一把捂住了賀燁的嘴:“你一直活著,保護我,還有我們的孩子……”
  
      她的眼睛里泛著閃閃的淚光,看來是真的被狼嚇到了。
  
      “好,我答應了,一輩子保護你和孩子。”
  
      他們相互依偎著,心童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睡著的,她做了一個很美的夢,她和賀燁,還有孩子們一起在海邊嬉戲,歡笑……
  
      當東方泛起魚肚白的時候,森林里再次有了光線,昏暗漸漸遠離了他們。
  
      賀燁怕火堆熄滅,幾乎一夜未睡,天一亮,他就將火堆熄滅了,然后才將心童拉了起來,將迷迷糊糊的她抱上了馬背,然后自己也躍了上去。
  
      “心童,我們回家了。”
  
      隨著那聲深情的話語,賀燁摟緊了懷中的女人,水心童瞇著眼睛,看向了初升的太陽,想不到清晨的森林如此美麗,淡淡的晨霧隨著陽光慢慢散去,好像夢境中一般。
  
      迎著朝陽,一匹紅馬的馬背上,一對依偎的身影,紅馬的后面,跟著一匹白馬,悠閑自得地緩慢行進著,隨著距離地拉遠,漸漸的消失在眼光編織的五色夢幻之中。
  
      到了中午的時候,他們回到了別墅。
  
      馬匹在別墅前停下來的時候,小澤和馬克迎了出來。
  
      賀燁跳下了馬背,把心童抱了下來,然后將馬匹交給了馬克。
  
      “把馬送回馬廄,然后找個機靈點的工人,看著水心綾,如果她有什么不軌的動向,馬上告訴我,還有……不準她接近這棟別墅。”
  
      “是,先生,這就去辦。”
  
      馬克牽著馬匹離開了。
  
      當賀燁轉過身,看向水心童時,水心童牽著兒子的小手,不解地看著他,為什么要找人那么看著姐姐,還不讓她接近別墅一步?
  
      賀燁面對著心童,伸手摟住了她。
  
      “不要這樣看著我,我已經讓步了,所以你也要聽我一次,在沒有確定你姐姐想干什么之前,我必須那么做。”
  
      “那會讓她很不舒服……”心童擔憂地說。
  
      “她好像一直沒有讓你舒服過,這是她必須承受的。”
  
      賀燁附身將兒子抱了起來,笑著捏了小澤的鼻子一下,拉住了心童的手,向客廳里走去。
  
      “爹地餓了,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賀燁不想讓水心綾再影響他的心情,抱著兒子直接進入了餐廳,這個話題也就此被打斷了。
  
      蘇里西已經將午餐準備好了,恭敬地站在了一邊。
  
      水心童坐在了賀燁的身邊,滿腹的心事,她在擔心姐姐對賀燁這種做法的反應,被人看守的滋味兒實在不好受,就像她當初那樣,走到哪里,馬克就跟到哪里。
  
      “吃吧,你和孩子都餓了。”
  
      賀燁的手溫柔地覆蓋在了心童的手上。
  
      “嗯……”心童點了點頭,也許賀燁是對的,沒有人可以保證姐姐一定不會傷害到這里的人。
  
      賀燁吃過了午餐,帶著深深地倦態回到了樓上,沉重的腳步聲響徹了樓梯,蘇里西將小澤帶走了,心童也隨后上了樓。
  
      輕輕推開了房間的門,心童看到了大床上酣然入睡的男人,為了保護心童不受到傷害,他徹夜不眠,此時真的累了。
  
      坐在了床邊,靜靜地看著他,他的睡態讓心童的心都痛楚了。
  
      賀燁雖然是個堅強的男人,可是他同樣也有脆弱的一面,是心童的任性讓他多了太多的憂慮。
  
      “心童……”
  
      賀燁輕聲地呢喃著,一定是夢中仍舊不放心他的妻子,憂慮不安,直到他反握住了心童的手,才再次安靜了下來。
  
      水心童看著那只有力的大手,就算睡熟了,他仍舊不肯放開她,那種依戀何等的癡心,水心童的眼睛顯出了淚花兒,有這樣的男人愛著她,她還奢望什么呢?
  
      “睡吧……我會一直守在你的身邊,就像你一直守候心童一般。”
  
      輕輕地躺在了賀燁的身邊,心童將身體縮入他的懷中,他的手臂搭上來的時候,似乎更加安心了。
  
      別墅的外面,看守水心綾的守衛已經守在了度假屋的門外。
  
      馬克推開了木制度假屋的門,里面的傭人正在按照水心綾的吩咐粉飾著房間。水心綾顯然發現了門外的男人,不覺皺起了眉頭。
  
      馬克清了清嗓子說。
  
      “以后水小姐走到哪里,都要帶上甄圖,還有……白色別墅,一般人不允許接近,當然水小姐也不可以。”
  
      話說得很委婉,水心綾也聽明白了。
  
      “我好像成了這里的囚犯?”
  
      “這是先生的吩咐,沒有人想將你當成囚犯,如果你覺得不適應,可以回楓林度假屋,我們也省著浪費人力跟著你了。”馬克聳聳肩,他也不喜歡這個女人,看起來很怪異,說話陰陽怪氣的。
  
      “你……”
  
      水心綾咬住了嘴唇,怒視著馬克,質問著:“我要水心童!”
  
      “不好意思,夫人好像累了,休息了,不過你見了夫人也沒有用,在海島上,夫人什么都聽先生的,你還是按照先生的要求坐吧,如果有什么事兒,可以直接告訴我,我會代為傳達的。”
  
      馬克顯得很恭敬,可是內心覺得很厭煩了,先生不喜歡的人,他當然也不會喜歡,這個女人的狡猾陰險,他也是耳濡目染。
  
      “滾吧!”水心綾氣惱地大叫著。
  
      “那我滾了,記住,不要接近別墅,不然先生會將你送回楓林度假屋的,到時候,別怪我沒有提醒你。”
  
      馬克臨走還強調著。
  
      水心綾十分無法忍受了,抓起了一只花瓶沖著馬克扔了過去,馬克手疾眼快,一個閃身跳出了度假屋,花瓶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黃昏醒來的時候,賀燁已經精神抖擻了,他挽著心童的手,一起走出了別墅,漫步在海灘上。
  
      夕陽斜照,余暉金黃,大海上也泛起了金色的微波。
  
      心童抬眼望去,金黃色的沙灘上,水心綾正由特護推著,向海灘這邊走來,她的身后跟著一個男人,幾乎寸步不離。
  
      賀燁迥然的目光眺望著遠處,最后著眼點是自然是水心綾身后的那個看守,他冷冷地笑了起來,就算她回到了這里,仍舊難以施展她的伎倆,因為她的一舉一動完全在賀燁的掌控之中。
  
      水心綾迎著賀燁和水心童走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情深緣淺:億萬寵妻》,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showContent("199073","73132308");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