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開局一把天生牙 > 第221章 你要小圣杯嗎

第221章 你要小圣杯嗎

    搜索了柳洞寺、確認柳洞寺沒有秘密的魔術工房后,衛宮切嗣和阿爾托莉雅撤回了衛宮宅,并且從第二天開始,連愛麗斯菲爾和舞彌都出動了,開始搜索新都會館。
  
      目前切嗣是真正的御主的消息,正在逐漸暴露,團隊之中,他的目標等級再上升,而愛麗斯菲爾的重要性在下降,不過愛麗斯菲爾仍然作為saber的魔力主要提供者而在其他方御主的擊殺目標之內,仍然不能夠放松警惕。
  
      白天,四人身著便服,正在附近打探消息,卻意料之外遇到了迎面走來的帕拉塞爾蘇斯。
  
      帕拉塞爾蘇斯也身穿一套休閑裝,完全沒有五百年前的人的違和感,像是一個度假的白領一樣悠閑地和幾人打了個招呼,saber差一點就把鎧甲穿上了,不過大白天,在鬧市區,對方也沒有動手的意圖,所以一時間僵持了一下。
  
      帕拉塞爾蘇斯無視了對方的拘謹,和藹地開口問道
  
      “是saber啊?你們是出來找小圣杯的嗎?”
  
      對于對面這么直白的發問,阿爾托莉雅楞了一下,反而是她的御主先反應了過來
  
      “是的,caster,果然你在綁架愛麗的時候,對小圣杯的核心做了手腳。”
  
      帕拉薩爾蘇斯毫不避諱
  
      “的確,我將小圣杯的核心取出來了,并且替這位人造人更換了一個心臟。
  
      雖然僅僅是人造人,但是愛因茲貝倫一族制造的人造人,從一定角度上來講,看做是有些許缺陷的人也可以。
  
      所有現代的魔術師,都是我的孩子,如果能有機會拯救一個孩子必然毀滅的命運,我當然會去做的。
  
      小圣杯你們想要回去么?其實小圣杯放在我這里才是最安全的。
  
      不過你們想要的話,我也可以直接給你們的,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就好。”
  
      切嗣已經包攬了所有的交流工作
  
      “什么條件?”
  
      帕拉塞爾蘇斯隨手指了指旁邊的一家店鋪
  
      “我們先找個地方坐一下吧,在這里討論有點太顯眼了。”
  
      的確一伙人站在街邊談事情有些顯眼,切嗣也點了下頭,他剛才趁著談話的時候掃視了一下,沒有發現有什么特別蹊蹺的地方,至今他還不知道caster的御主的身份,有些擔心caster會布置下魔術陷阱,現在小心翼翼地答應了下來,幾人和caster一起到了旁邊的一家冷飲廳,稍微點了一點冷飲后,caster從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了一個水晶球擺在桌子上。
  
      因為對店里面的人下了暗示,所以大家會自動無視在角落里的這個桌子上發生的事情。
  
      水晶球聯通了魔法后,從里面顯示出一個試驗臺上,一個成年男子躺在臺子上,身上插滿了各種魔術儀器
  
      “小圣杯已經被我移植到這個名叫雨生龍之介的人體內了,他是最近冬木市正在追查的連環殺人犯,據說已經犯下幾十起殺人案件了,被我的御主捕獲后發現他具是有魔術回路的普通人,所以被當作了小圣杯核心的載體。
  
      雖然有些不忍,可惜我沒有時間單獨制造一個小圣杯的載體了,只能用了進行了,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切嗣是一點都不介意的,頂多增加了對caster的御主的忌憚,幾位女性在知道了對方是連環殺人犯后,也沒有表現出同情的感情。
  
      帕拉薩爾蘇斯繼續說道
  
      “正如我之前在宴會上說的,我和我的御主對于圣杯沒有愿望想要許下,我們想要利用圣杯中積攢的魔力,所以想要讓圣杯順利降臨,不過并不是完全必要的,這個小圣杯,交給你們也沒有什么。
  
      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就是請saber協助我進行‘星之光’的研究,這個是我追求根源的課題,這一點對我來講要高于小圣杯,我的御主對此也沒有意見。
  
      圣劍可以發出‘星之光’,可惜berserker的圣劍由于弒親的行為墮落成為了魔劍,已經無法成為優秀的研究素材,我也沒有把握說服失去理智的berserker,于是目前最好的研究素材就是誓約勝利之劍了。
  
      只要saber小姐能讓我研究一下你的圣劍,并且協助釋放幾次‘星之光’讓我研究,這個小圣杯我就直接交給你們。
  
      不然的話——”
  
      帕拉塞爾蘇斯轉換了一下水晶球上的場景,顯示出雨生龍之介試驗臺上方的一大塊紅寶石
  
      “這里有一塊魔術寶石,只要我引動、或者我死亡、或者我的御主引動,就會炸毀試驗臺,將小圣杯完全破壞,那么此次圣杯戰爭就沒有任何勝利者,小圣杯破壞后圣杯儀式沒有進行下去的可能。”
  
      愛麗斯菲爾插話道
  
      “那你們想要借助小圣杯的魔力的計劃也就失敗了!”
  
      帕拉薩爾蘇斯聳了一下肩
  
      “然后我就會直接去想辦法利用大圣杯之中的能量,雖然難度會以幾何倍數增加,很難引動也很難穩定輸出功率,不過那個時候已經沒有競爭了,少了小圣杯之后,大圣杯對于各位從者沒有任何用處,我的行事更方便。
  
      這點障礙我還可以接受,當然如果能有穩定輸出的魔力話更好。
  
      如何,saber,我僅僅要求研究你的圣劍,然后不論結果如何,這個半成品的小圣杯就是你們的了,而且我建立在這附近的、遠超過魔術工房的‘神殿’也可以送給你們。
  
      否則我現在就炸掉小圣杯,和御主去研究柳洞寺下面的大圣杯去。
  
      選擇權在你們。”
  
      仗著對方投鼠忌器,caster肆意敘說著條件。
  
      由于才剛剛退場了兩個從者,caster還有很多的操作空間,如果剩下的從者少,為了盡快達到五名從者退場,剩下的人可能強強聯合,將相對好對付的caster除掉。
  
      但是眼前合縱連橫之下,局勢難以預料,caster屬于可拉攏的一方,切嗣等人本來就沒有想著現在就硬拼對付他。
  
      現在更是拿小圣杯當“人質”,讓衛宮切嗣覺得很憋屈,一般都是他這么做才對。
  
      切嗣一貫的風格,如果對方有人質,只要人質的數目少于他要救下的人數,就不會管人質死活。
  
      但是圣杯不一樣,要是圣杯毀了,他這次就是白忙活了。
  
      切嗣心中急速分析著,caster偷偷拿走了小圣杯的核心,卻移植給別人,繼續完成小圣杯,說明他也希望圣杯戰爭繼續下去,小圣杯的降臨對他有利,八成不會主動毀掉小圣杯。
  
      雖然他的說辭的可信度還有待商榷,但是切嗣不敢賭,萬一他真的一時想不開,將小圣杯炸了,就算是saber大發神威,將所有的敵人都清除掉,切嗣參賽的意義也已經沒有了。
  
      還不能現在就命令saber清理掉caster,萬一caster臨死前啟動爆炸呢?如果caster的御主動手炸掉小圣杯呢?
  
      這種被人卡著脖子的感覺讓切嗣非常不爽,心中不斷沉吟著。
  
      。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