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諸天金手指 > 第六九三章 圍剿馬賊

第六九三章 圍剿馬賊

    “好重的煞氣,好重的陰氣。”黃崇道,雖然馬賊還未到跟前,但是通過法眼,黃崇能夠看到其他人看不見的東西。
  
      “果然,這些馬賊確實不是什么善類。”九叔道:“秋生讓大家藏好,待會聽我指令。”
  
      “是,師傅,藏好,大家都藏好,都藏好了,不要發出聲音,待會聽我師傅指揮,都藏好了……”
  
      隨著馬賊靠近,四周都籠罩在了一股詭異的氣息,如果不是有九叔這個得道全真在場,以正氣將這股詭異氣息鎮壓,恐怕很多人都已經被嚇昏了,樹林中不時傳來的幾聲不知名的鳥叫,也令在場眾人將心給提了起來。
  
      “嗚嗚嗚……”遠處一聲聲呼嘯之聲遠遠的傳了過來,在場的諸人皆是一驚,人人都是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絲聲音。
  
      一聲聲的馬蹄聲由遠至近,口中發出陣陣怪叫,馬賊帶著凌厲的氣勢呼嘯而來,天色昏暗,距離較遠,很難看清具體人數,但黃崇通過聽馬蹄聲,判斷至少有五十匹馬,比那兩個馬賊所說的二十一還要多。
  
      這些人都穿著者奇異的裝束,披戴著斗篷卻是自然的有著一股股地邪氣流露而出,而隨著他們的靠近,絲絲的殺氣迎面而來。
  
      九叔立刻轉頭,對身旁的秋生使了一個眼色,秋生點點頭,立刻會意當下趕忙吩咐,準備隨時開啟機關陷阱。
  
      隨著馬賊逐漸靠近,而九叔的手也是慢慢抬了起來,突然猛的揮下。
  
      “嘩嘩……”
  
      地面上突然立起一排的被削成尖錐狀的木排拒馬樁,這幫馬賊見此情景心中頓時大驚,原本依照黃崇的意思,是將陷馬陣和拒馬樁組合使用,將這些馬賊直接在這里給解決掉,可是九叔畢竟是個修道之人,并非沙場將軍,他不忍殺害無辜馬匹,所以才用了這個辦法。
  
      這些馬賊卻是好騎術,眼見著就要撞到拒馬樁了,竟然控制住胯下馬匹,在拒馬樁面前停了下來,而后紛紛調轉方向,為首的馬賊口中蹦出眾人聽不懂的方外語言,隨即這些人一個個又向著來路返了回去。
  
      但是既然來了,又豈會讓他們輕易離開呢,他們還沒有走出多遠,又是一排尖木立在他們的去路上。
  
      這些人遇到這樣的情景,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于是一個個皆是猛地一夾馬腹,頓時這些馬的精神都是猛地大震,就像是齊齊打了雞血一般,撩開了蹄子直直的向著前路沖了過去。
  
      這幫人的騎術大多十分高超,大概有這一米六七左右的尖木,竟是就在他們的控制之下,被這些馬給躍了過去。
  
      “好騎術。”黃崇驚嘆道。
  
      砰砰……
  
      當然,并不是所有的馬賊都有如此精湛的騎術,隊伍后面的一部分馬匹就迎頭撞上了拒馬樁。
  
      “嘩……”馬匹撞到拒馬樁之后,竟然散架了,不過馬背上的人倒也沒有受什么傷,慢慢悠悠地站了起來,這些也不是活人,是行尸,很顯然,有人在背后控制著他們。
  
      “天啊,這是怎么回事?”阿威驚呼道。
  
      “這些倒地的馬匹和馬賊都是傀儡罷了,根本不值一提,撞到拒馬樁自然就散架了,大家一起向前,用符文刀將這些行尸的頭砍下來,他們就死了。”黃崇當即大聲喝道。
  
      “殺!”一聽如此簡單,阿威的速度最快,沖在了隊伍的最前面,一刀看到行尸的脖子上,手中鋼刀金光閃爍,輕而易舉地就將行尸的頭顱砍下來。
  
      “哇,那么厲害。”看著手中的鋼刀,阿威覺得自己達到了人生巔峰。
  
      “哈嗚。”挽了個刀花,阿威怪叫一聲,沖上前去,一旁的文才也不甘示弱,阿威也是任婷婷的追求者,他怎么能夠輸給情敵呢,雖然任婷婷并不在這里。
  
      黃崇和九叔兩人都沒有太過理會這些行尸,如果他們沒有擋路的話,根本不會去管他們這些行尸威脅不大,交給鄉親們就好了。
  
      馬賊很快就來到了另外一個埋伏區,這里是黃崇布置的,依舊是埋伏在樹上,用大木樁從樹上進行攻擊,等黃崇和九叔趕到的時候,大部分馬賊已經被木頭從馬上打下來了,即便是躲過一劫也不礙事,因為黃崇已經提前為鎮民們備了兩米多長的竹竿,用來對付騎在馬上的馬賊,再合適不過了。
  
      見到馬賊落馬,鎮民們都是雙目噴火,不約而同地朝著他們殺過去。
  
      “殺。”
  
      “沖啊。”
  
      頓時兩兵交接,戰成了一團。
  
      在電影中,因為提前不知道這些馬賊是旁門左道修士,所以鄉親們損傷慘重,但是現在不同,黃崇和九叔提前知道這些馬賊的底細,早有準備,所有武器都浸泡過符水,具有驅邪的效果,對付這些馬賊,正好。
  
      “斬神術。”黃崇一聲暴喝,手持鋼刀殺入陣中,經過這兩個多來月的修煉,黃崇已經將這門異術練到了登堂入室的境界,用來對付這些旁門左道的修士,再合適不過。
  
      “啊。”黃崇一刀就將一個馬賊的手臂斬下,痛得馬賊大叫,不過他的叫聲并未持續太久,因為黃崇一刀,將他的頭斬下。
  
      “殺神一刀斬。”
  
      黃崇揮舞著手中的鋼刀,猶如虎入羊群,沒有任何一個馬賊是黃崇一回合之敵,一刀下去,必是一條命,學會了斬神術之后,黃崇終于可以重新施展自己的刀法,利用斬神術來代替內力。
  
      “哈哈,師弟,好刀法。”九叔大笑一聲,手中的桃木劍變成金黃色,一劍刺穿了馬賊的心臟。
  
      場面一邊倒,不是倒向馬賊,而是倒向鎮民,這些馬賊修煉邪術,身體堅硬如剛,可惜遇到了符文武器,可以破防,馬賊一共也就二十來個,而鎮民數量上百人,士氣正旺,各種圍毆,尤其是黃崇和九叔,轉眼之間,就讓馬賊的數量變成了個位數。
  
      “嗷……”
  
      突然,一聲帶滿戾氣的大吼之聲猛然響徹在整個戰場,叫黃崇心下一驚,連忙循聲望去,只見得一道身穿黑斗篷的身影,以著絕快的速度向著他沖了過來,仔細一看,竟是那馬賊頭,馬三娘。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