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飼養全人類 > 第八十七章 他要把我活活熬死!

第八十七章 他要把我活活熬死!


  巴比倫王國700年。
  距離上一次結婚大慶,也整整過去了一百年,此時又迎來了國慶盛典,并且與盛典同步的,仍舊是三大王國的巫師學院交流賽,無數天才巫師在擂臺比賽。
  此時此刻,煉金大帝已在位三百余年,四百余歲。
  四百余年不朽,古往今來,都未曾有過。
  遙想當年吉爾伽美什、三女巫,皆是兩百余年壽盡,那么悠久的壽命,簡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這漫長的歲月里,再沒有了任何不和諧的聲音,繁盛和平發展,畢竟長壽不朽的煉金大帝,再度鎮壓三大王國,聲勢無兩。
  現在,李生姜奔波了一輩子,終于迎來了屬于自己安逸休閑種地的日子。
  這一百年里,和七個小女巫一起開開心心生活,種種田,發展科技樹,花前月下,的確是最好的日子。
  雖然這種舉國和睦的氣氛下,又誕生了幾名六級巫師,愛爾敏也晉級了六級巫師,可也由于太過和睦,沒有死亡壓迫,難以誕生驚才絕艷、類似當年墨杜薩這些能開辟時代的天才。
  大慶期間,山頂薔薇王國、沙漠半獸人王國,紛紛覲見君主大帝,獻上賀禮,各種奇珍異寶,琳瑯滿目。
  三大王國的巫師們聚會,品嘗各種美食,討論煉金術、巫術,并且時不時抬頭,看向坐在王座之上的巴比倫之王,格蘭瑟姆。
  “依舊氣勢澎湃。”
  “煉金大帝,仿佛要與世長存,統治一個個巫師時代。”
  在人們議論時,忽然之間,花蕊綻放。
  一排排手持花籃,花瓣拋向空中的美麗宮廷女子,從兩側散開,進入王殿里。
  “這一屆交流賽的冠軍,愛德華兄弟,愛德華.艾爾利克,阿爾馮斯.艾爾利克,覲見我們偉大的煉金大帝!巴比倫之王!格蘭瑟姆陛下!!”
  一個個精彩時代在推進。
  巫師學院、各大學院流派,誕生無數故事,但煉金大帝仍舊恒古不變的坐在王座高處。
  .....
  巴比倫王國704年。
  距離大慶才過去四年,卻忽然傳來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煉金大帝的七位王宮王妃老死,大帝為其舉行葬禮,舉國震動。
  “什么,大帝的王妃,已經老死了?”
  李生姜默默站在墓前三天。
  “老師....”
  愛爾敏默默站在遠處,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伊麗莎白等七個女巫,實力弱小無比,被煉金大帝花費無數奇珍異寶,無數國家資源,維持七人生命,沉睡了近一百年,其后醒來。
  可現在,也只是活了一百多年。
  李生姜忽然想起了什么,嘆息道:“我還記得之前的學院交流賽冠軍,那一對愛德華兄弟,是因為妄圖開發禁忌煉金術,人體煉成,救回死亡的母親,妄圖與死亡大帝一樣接觸死亡禁區,結果導致了他們兄弟的殘疾。”
  李生姜嘆了一口氣,“我不想涉及這些,也不想去求死亡大帝墨杜薩,我想讓她們入土為安。”
  “和她們歡聲笑語了一百年,足夠了,算算壽命,她們也已經活了兩百多歲,當年的吉爾伽美什、三女巫也不過如此,對她們這些三級小女巫,已經足夠了。”
  一百多年,對于李生姜來說,已經是很滿足了。
  只是接下去的日子,要他自己挨過去了,可七個小女巫死后,他終究覺得心里空空的,覺得活著好像沒有了什么追求,沒有什么意義。
  “仿佛她們才是我真正的家人,我都快忘記我是從另外一個現代世界穿越過來的,我仿佛就是煉金大帝格蘭瑟姆,這才是我的人生。”
  “也讓我任性一回,當一回暴君吧。”
  他有些苦澀笑起來,扭頭離開了,望向遠處自己的恢弘王宮,“一起陪葬吧,這本來就是為了你們而建的家。”
  第二日,一個震動天下的公告傳出:
  巴比倫空中花園,將為七位王妃陪葬。
  無數人震驚得不行,舉國的街頭巷尾都在議論。
  “巴比倫空中花園,世界級的煉金奇物!奇跡造物,要為區區七個三級小女巫陪葬?”
  “怎么可以用境界來衡量?這本來就是煉金大帝為了七個女巫建造的家,用于探索天上的神,只是附帶功能,現在家陪她們一起下葬,也是理所當然。”
  “巴比倫空中花園,作為墓地,太大手筆了吧?不會是假消息?”
  “不會是假消息,已經有人看到巴比倫空中花園,騰空而起,飛向當年為了探索地底的無盡巨坑,‘塔耳塔洛斯’煉金魔窟,已經沉入地底極限,‘阿道夫’巨人,已經重新揮起巨鏟,在填滿泥土。”
  ....
  確切的消息落下,無數人忍不住驚嘆其中的大手筆。
  ‘塔耳塔洛斯’大墳墓建立。
  巴比倫空中花園,埋葬進入地面深處,作為安息沉眠之地。
  這是幾百年來最轟動的消息了,這或許,不僅僅是為了七個小女巫,也是煉金大帝打算作為自己的墓地,與她們一同埋葬。
  可是,巴比倫空中花園,當初用于尋找天上的眾神,探索了天空之風眼“癸干忒斯”,現在埋葬,無疑是徹底放棄了這方面的雄心壯志,再上天探索眾生之地的夢想。
  他們的王,已經失去了雄心壯志。
  ......
  巴比倫王國800年。
  又過去了一百年,煉金大帝壽五百載,統治了大半個巴比倫巫師王國的漫長時代。
  又一次百年巫師大慶召開了。
  又是一屆學院交流賽,依舊人才輩出,一切宛如當年。
  大帝依舊是一百年前的強大威勢,浩瀚的精神威壓,坐在王座上,讓人不敢直視。
  人們依舊如一百年前議論。
  “大帝依舊聲勢駭然,不會是虛假的外在現象,其實已經快要老死了?”
  “不要妄語,兩百年前的巴比倫百年大慶,大帝結婚,就有人說大帝不會活太久,一百年前,七個王妃老死,仍舊有人那么說,現在,大帝依舊坐在高處,生龍活虎,主持這一屆大慶。”
  “大帝,已經活了五百年,不可思議,要知道普通的六級傳奇巫師,不過250年壽命,可或許活得長壽,對于現在的大帝來說,反而是一種煎熬。”
  人人紛紛嘆息,照著煉金大帝這種趨勢,依舊不見衰老,估計還能活個好幾百年,甚至活上千年都有可能!
  大帝的恐怖底蘊,又怎么是境界可以衡量?
  ....
  大洋俄刻阿諾斯的彼岸與黑夜之地,戈耳工煉金島。
  墨杜薩也有些吃驚了,眉頭緊皺,“七級史詩巫師,壽命六百余年,我現在已經六百余歲,按照正常壽命,我早已大限將至,
  要不是我殘破了部分死亡奧秘,理解了煉金大帝說的生物基本結構——細胞,能緩解它們的衰老,現在能擁有七百多年壽命,只怕已經死了,煉金大帝,他怎么還不死?他是要反過來,把我活活熬死?”
  七級史詩巫師,要被六級傳奇活活熬死,簡直不可思議。
  仿佛煉金大帝,才是一部真正活著的史詩一般。
  墨杜薩一向清淡,可此時此刻也開始不淡定了,她現在只剩下一百多年壽命,變得露出焦急之色,以及滿臉的難以置信,“他到底還能活多久?他煉金大帝一個傳奇,真的要把我一位史詩巫師活活熬死?”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