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零一章 偷學天帝

第兩百零一章 偷學天帝

    “殺你殺得快一些。”
  
      頓時十一祖巫幾乎吐血。
  
      這到底是誰的陰謀那么陰險!
  
      如果是陰險的天帝還好,這少年天帝老實的回答,從來不說一句假話,反而讓他們內心越發屈憋!
  
      這是誰教出來的?
  
      他們恨不得把他的老師拖出來,抽筋扒皮。
  
      他們出大羅天,壽命開始急劇衰竭,又不能凝聚道果,只怕不過多久,就大限將至。
  
      而道長生已經無解,甚至爆發全力,也未必能把他活活打死,因為他們體力損耗過多,加速陳年道傷的衰老,可能把自己活活累死!
  
      截圖、
  
      截圖、
  
      “哈哈哈哈!不會是我們這些網友教出來的徒弟,太老實了!”萌妹面色古怪得要命,笑意憋得通紅,“我就等這個時候,成功截到他們一臉吃屎的表情。”
  
      一瞬間,圖片向外發送。
  
      大家都紛紛激動得不行。
  
      “哈哈哈!看這個表情,贊了!已經是我的‘古代天帝’暴走表情包了!”
  
      “上面的,表情包做出來發我一份(吹爆)”
  
      “咳咳咳,我們正經討論,這一尊不滅金身,可和我們當初制造的克蘇魯邪神一樣,都是同境界內無敵的超級逆天存在,同境界內不可能殺死他們,除非你能跨越一個大境界,以境界優勢進行碾壓,就像是當年的愛爾敏一樣。”
  
      “不過,不滅金身功能很多,卻不如克蘇魯邪神的戰力無窮,邪神才是真正的不死性啊,滴血重生。”
  
      “對,是他們走運了!如果是克蘇魯邪神,光是一個不可名狀,他們同境界中就基本動不了了,就算是來一百尊天帝,也是送死的命,沒有眼前那么艱辛。”
  
      “的確,不滅金身對上克蘇魯邪神,十有八九會被瞬間打爆,有多少條命的恢復力也不行,因為克蘇魯邪神那不是個體生命,而是聚合生命!”
  
      大家都亢奮得不行。
  
      這些古代天帝的暴走表情截圖,實在太帥了。
  
      現在才發現了他們搬空了世界,被惡心得不行,這相當于把一個世界,放進了保險箱里,他們想毀滅世界,保險箱又太堅固,根本無從著手!
  
      “這就是得罪我們玩家的下場!”萌妹很得意,又連發了幾張截圖,打算記錄這個歷史性的時刻。
  
      .....
  
      此時此刻。
  
      道長生依舊被按在地面上,瘋狂打擊。
  
      這一次的痛苦,比雷錘、打神鞭、斬神臺更加恐怖血腥,痛得他幾乎暈厥過去。
  
      “他們單對單不是我的對手,但我只能一個打他們三個,他們真是太強了....”
  
      道長生有些悚然。
  
      他可是修煉世界上最強的不滅金身,并且體內擁有一個世界,蕓蕓眾生,體內一尊洞虛金烏大帝,三尊準帝,無數的洞天、紫府、道宮強者加持....即使如此,也才能以一敵三,就足以證明他們這些古代天帝的強大!
  
      不過漸漸的,他的身軀在變得堅韌,每死亡一次,就不斷凝練身軀。
  
      仿佛這八尊祖巫,是一個個絕世鐵匠,從四面八方對著他,瘋狂揮舞拳頭,在為他敲鍛金身一般。
  
      又過了片刻。
  
      其他幾尊祖巫,也漸漸察覺到了這一點,道長生的身軀在不斷錘煉,堅固,甚至已經不再能輕易摧毀。
  
      一個毛骨悚然的念頭從內心冒出:
  
      “他在借著我們的手,不斷變強,突破半圣!”
  
      這幾乎是一個無解的難題,道長生就像是一個牛皮糖一樣,難以殺死,并且每打死他一次,他都會比之前強上那么一截!
  
      如果不殺他,他們自己也會走投無路,即將活活老死!
  
      這是一個無解的難題。
  
      道長生背后的幕后黑手,簡直太過恐怖,竟然算計到了這個程度。
  
      并且,最令他們恐懼的是,他們此時已然身心疲憊,極端爆發之下,雖然已經殺死了他四十多條性命,不過自己也幾乎力竭,越發衰老了,渾身法力體力已經消耗了大半!
  
      這時,旁邊的帝祁終于開口,“你們回大羅天吧,休養生息,恢復疲憊傷勢,我來做對他的對手。”
  
      旁邊幾尊祖巫一愣,點頭稱是。
  
      接著,他們紛紛回到大羅天之中。
  
      大地一片血腥,死寂,沒有任何生機,地面只剩下一具具死去的道長生尸骸、血肉、幾乎填滿了大地。
  
      帝祁一步步向前,“道長生,你道心單純,一顆琉璃心,絕對想不出這般險惡心計,來算計我們,以此立于不敗之地,你身后站著的是巫祖、地母這些古老存在吧?
  
      帝祁一步向前,淡然道:“古往今來,十三尊古神,虛有年,祖巫..我都淡然而過,你是第一個真正逼我出手的,你已然足以驕傲!......不過,你將會帶著這一份驕傲死去,除了我的妻子月神,從來沒有人見過我真正的力量,因為他們都死了。”
  
      “最強的古神龍泓天帝,最強的祖巫帝祁天帝.....”道長生面色瞬間露出凝重,渾身血肉滋生,不敢再托大,他生命恢復力是強大,但瞬間被摧毀,他也會死!
  
      帝祁望著道長生,淡淡笑了笑,
  
      “你知道,我為何就被世人稱為最強天帝嗎?我開辟境界的才能不如虛有年,我研究道法的資質不如斷天帝,我研究巫術肉身的資質不如十一尊祖巫.....我之所以號稱最強,是因為我的學習能力驚人,我能集合眾人所長,站在他們的肩膀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立于世界之巔,他們這些一尊尊天帝的成果,都被我偷學!”
  
      “看好了,這是我的全力,你生命力再強,只要一次性被殺死,就必死無疑。”帝祁渾身一漲,露出祖巫金身,渾身通紅如火焰戰神。
  
      他緩緩高舉手臂。
  
      嘭!
  
      天地瞬間凝固了。
  
      道長生只感覺渾身炸裂,一瞬間,他承受比之前那幾尊祖巫聯手,更加恐怖的襲擊。
  
      轟隆!
  
      道長生整個尸骨炸裂開。
  
      “我差一點就被活活打死了。”道長生下一秒,他血肉滋生,一重重骨骼凝聚過來,恢復人身,驚道:“他一個人,能打我三個!
  
      并且,如果不是他不懂數算,這一瞬間他就能趁機定位,擊碎我的九竅,剛剛就把我活活打死!”
  
      太強大了!
  
      強得有些匪夷所思。
  
      他第一次遇到了真正比他強大的人。
  
      “怪不得其他的十一尊祖巫,那么恐懼他,因為他能打我三個,換算下來,他一個人,就能打九個祖巫!”
  
      交手的這一擊,他就明白了帝祁為什么那么強大的原因。
  
      他是仗著不滅金身,才能打三個祖巫,而帝祁呢?
  
      帝祁如此可怕,也是吮吸了全部天帝的所長,集眾人之大成!
  
      他的祖巫身軀,都有十一尊祖巫的功法痕跡,十一祖巫的全部絕學,統統被他不知不覺中偷學!
  
      他的道法,還有虛有年、斷天帝的痕跡。
  
      他仿佛是所有天帝的集合體,吮吸了他們全部的長處,所有的天帝都是他的老師!
  
      并且,他精通所有天帝的道法天地、祖巫身軀,這相當于所有人的破綻都在他眼前袒露,真要交手起來,只怕瞬間被他擊殺!
  
      不過,帝祁的力量強大,卻終究不夠絕對碾壓,還無法把他一次性徹底摧毀!也就意味著他道長生,無法被徹底殺死,還會借助他一次次殺死自己,不斷變強。
  
      “我贏了。”道長生深呼吸一口氣,卻心有余悸,“這一擊,就瞬間奠定了我們之間的勝負。”
  
      “果然,我也無法一次性殺死你,你的不死性太強,殺不死你,我便輸了。”
  
      帝祁呢喃了一下,搖頭苦笑,卻低頭怔了怔,撫摸自己的小腹丹田位置,“但我剛剛一直在旁邊看,原來,你是這種經脈形式路線嗎?”
  
      他體內忽然翁的一下,小腹位置開辟了一個空間。
  
      “你...”
  
      道長生匪夷所思的望著他。
  
      他剛剛已經在現場,站在旁邊偷學我的九轉玄功,已經開始開辟丹田了.....
  
      這還是人嗎!!
  
      “原來如此,你的這一條路我感受到了,很厲害。”帝祁只感覺小腹一片火熱,“如果把我的金烏元神,放進去,作為動力源,戰力必然倍增。”
  
      下一秒,帝祁的氣息瞬間龐大了一截。
  
      他成功開辟了丹田。
  
      可不僅僅如此,他又再次呢喃,“你身上,不僅僅小腹空間,還有九個神秘小空間,這就是你不死金身的特性和秘密所在嗎?”
  
      他說到這,皺了皺眉,“似乎第一個竅穴,是這里嗎?”
  
      他閉上雙眸,開始嘗試開辟第一個竅穴。
  
      噗嗤!
  
      下一秒,帝祁渾身受創,嘴角溢血,“不對,不對,明明和你一樣是同樣的位置....原來如此,是因人而異嗎?那么,必然存在某種算法,進行定位。”
  
      帝祁說到這,忽然笑道:“我收回我剛剛的話,那已經不是我的最強一擊了!我現在學會了你的功法,開辟了丹田經絡,現在的我,已經比剛剛的我強了三成,這才是我的最強一擊!”
  
      他高高舉起手臂。
  
      “讓我看看,現在的我,能不能把你殺死!”
  
      轟隆!
  
      道長生渾身炸裂,下一秒又重新復原,他冷汗淋漓,腦海一片空白。
  
      這就是史上最強天帝的逆天資質?
  
      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這種存在?
  
      他在一邊戰斗,一邊學習推演偷學我的九轉玄功?
  
      “我已經比剛剛強大了一截,依舊沒有能一次性殺死你。”帝祁皺了皺眉,“不過,如果我學會你的功法,融會貫通,便能找到你的破綻,與打死其他天帝一樣,能輕松打死你。”
  
      又狠狠一掌襲來。
  
      轟隆!
  
      道長生炸裂。
  
      帝祁眼眸深邃,身軀不斷游走,從四面八方正在擊碎他。
  
      他在仔細觀摩道長生的不滅身軀,以此循環,殺了道長生三次,才停下手,自言自語,“原來是以這種方式定位,開辟的第一個竅穴?”
  
      轟隆!
  
      下一秒,帝祁第一個竅穴,瞬間開辟!
  
      道長生:“!!!”
  
      萌妹:???
  
      巫祖:???
  
      ...
  
      我的天啊!
  
      這是什么怪物,我們踢到了鐵板上,這種boss,是人能打的嗎!!
  
      游戲策劃你給我滾出來!
  
      他不會大學高樹,不會微積分,不會線性代數,不會立體幾何,無師自通,特么在用屁股推演出來的?
  
      他們悲痛欲絕!
  
      “你真是令人贊嘆的奇妙功法啊....不愧是我曾經的老師巫祖,這樣開辟了第一個小空間,我又比之前強了兩層!”帝祁看向道長生,背負著雙手,身姿偉岸卓絕,淡淡道:“不知道現在,我能不能一次性把你打死?”
  
      轟隆!
  
      道長生毫無反抗的炸開。
  
      下一秒,他恢復過來,整個人冷汗淋漓。
  
      他已經明白了情況:不僅僅他在這場戰斗中不斷變強,而帝祁也在不斷變強!在吮吸、現場偷學自己的九轉玄功!
  
      他們雙方,都在不斷以極其恐怖的速度,推進自身境界,直到徹底強過對方,然后殺死對方!
  
      “還是不行。”
  
      帝祁不斷游走,撫摸著道長生的身軀,拉扯他的每一寸經脈、血肉、仔細觀摩,皺眉道:
  
      “我的戰力變強,你也在變強,你的身軀功法太過可怕,在吮吸我的力量,我每殺死你一次,你的身軀就對我力量特性出現大幅抵抗,如果是剛剛早幾次的你,我以現在變強的力量,就應該能把你活活打死。”
  
      帝祁沉吟了一下,平靜的盯著道長生,轉頭離開,“這一次,我不滅世了,我回大羅天。”
  
      “為什么?”道長生渾身顫抖。
  
      帝祁擺了擺手,風輕云淡,“我們雙方,都在瘋狂進步,這樣下去,我不知道是我先學會你的九轉玄功,殺死你,還是你徹底在一次次死亡中突破,反過來擊殺我。”
  
      “我已經開始擔心,我學得沒有你的進步快,畢竟剩下八個竅穴,越來越難。”
  
      “這樣下去,我們兩者相拼,必有一死!”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賭?”
  
      他的身影淡淡離去,“我只需要等,現在第一個竅穴我已經推演了出來,今日的戰斗都記在腦海中,你的身軀每一處我也全部記下,我回大羅天只需要百年,必然把剩下八個竅穴,全部推演,徹底學會你的九轉玄功....到那時,你也如其他天帝一樣,在我面前全是破綻..”
  
      “我能隨便把你打死!”
  
      說罷,帝祁緩緩消失在大羅天之中。
  
      這時,體內空間的萌妹眾人,冷汗淋漓。
  
      萌妹驚呆了,“娘的,嚇尿我了,帝祁到底是個什么怪物?這個世界怎么會有這種人?一邊戰斗,一邊學習對方的功法?我們的九轉玄功,一瞬間就被他cosplay了!”
  
      巫祖忍不住聲音發顫,“難怪他說,他從來沒有遇到夠一個能打的,因為他不斷偷學,然后戰勝對方,全部人在他眼中,都是透明的...”
  
      他們露出膽寒,猛然腦海閃爍一個驚人的念頭:
  
      “不好!他可能要回到大羅天,殺死剩下的祖巫,以此證道混元!”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