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飼養全人類 > 第兩百七十四章 神道

第兩百七十四章 神道

“你是”胡人農開口。
  
  那青年面容極其普通,泯滅眾人,仿佛是一個失心瘋,完全不理他,繼續比劃。
  
  胡人農沒有在意,卻緩緩低頭看向地面上的文字,忽然面容漸漸變化,似乎里面蘊含某種數理,“這是什么?”
  
  青年似乎沒有聽到。
  
  胡人農好奇起來,不斷接觸,才發現正是一個極端奇怪的人。
  
  這個青年似乎以天為被,以地為席,餓了就吃野草和樹皮,你跟他說話他也不答,但跟他討論一些關于學習的東西,他倒是會回答,并且與你交流。
  
  “仿佛無情的學習工具”
  
  胡人農腦海一怔,感嘆這個少年的純粹與無瑕,自己當年寒窗苦讀數十年,也沒有那么純粹刻苦,這股毅力讓人贊嘆,“他天生就是為了學習而生一般,一直在學習,在看書,如果你要他搭理你就只能和他交流知識。”
  
  “這道題,你有什么看法嗎?”他忽然遞過了一個題目。
  
  “這題全所未見,仿佛不屬于這個世界。”
  
  胡人農精通數算,也不由得暗暗吃驚,一起共同解答起來,從學習基本規則,到開始解題,花費了足足數天。
  
  那青年頓時很贊賞,顯得有些木訥,“你很好,為我解決了我學習中的疑惑,等價交換,我會交給你相應的知識。”
  
  他說罷,轉身繼續看書離開了。
  
  胡人農看他手持的那一本書,沒有任何字跡,上面卻仿佛有無數文字一樣,讓他如癡如醉,實在是不解,“無字天書?”
  
  “那你說,香火應該如何提純?”他忍不住開口。
  
  青年仿佛器械一般,看了看手上的書籍,似乎在尋找什么,“或許和個人意志力有關。”
  
  胡人農眼睛渾身一震,忍不住道:意志夠強,或許真的可以,我也有這個想法,但要怎么做到提升意志
  
  “這是另外一個問題,等價交換”青年捧著書前行,“如果我學到不懂的東西,你幫我解答”
  
  胡人農:“”
  
  他只能化為被動的老師,所幸他天資實在驚人,能為這個青年解答一些學習中的疑惑,并且獲得的一些知識,另他茅塞頓開。
  
  不到十多天,傻子青年捧著書,走到哪讀到哪,風餐露宿,但他身后開始跟著一個瞻前馬后的老人,化為書童,默默跟隨。
  
  一個青年瘋瘋癲癲,身后一個書卷氣極濃的白發老人,不斷跟隨在后面,成為了一道怪異的風景線,吸引了不少目光。
  
  “那人,是傳說中七受圣旨而不如的胡儒士?”
  
  “不進朝當國師宰相,怎跟一個青年,作為書童鞍前馬后?”
  
  “胡人農大學士,也是一個笑話罷了,國家大建龍脈,花費無數心血,現在卻棄之不用”有儒生徹底放棄,大醉中開口。
  
  “失心瘋。”
  
  “書生文人,也想治理天下?”
  
  一些俠客們,坐在高處的酒樓上調笑,大口飲茶喝酒。
  
  那青年充耳不聞,繼續學習,老人繼續在背后跟隨,不斷提問,相互解答,一副道友之景,過了足足三個月,他們游遍數個城池,風餐露宿。
  
  又一日,胡人農這位白發老人,忽然大聲咆哮,喜極而泣,“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相互印證,謝謝道友祝我完善此道。”
  
  那青年依舊不聞,繼續讀書,不斷抓著頭發,竟然一根根往下掉。
  
  “你等一下,你隨著我來,我給你好吃好喝的,別再流浪了。”終于,胡人農受了第十三次圣旨,愿進京為一國宰相,并且公告天下儒士,在京城講道。
  
  “那些窮書生,又要文酸發臭?”
  
  “誰知道,他們的熱鬧罷了。”
  
  一些劍客聽到了事情,也毫不在意。
  
  講道之日終于到來,胡人農對著這個乞丐一般瘋癲的少年,低語道:“道友,請稍微忍耐,不要隨處亂走。”
  
  他說罷,大步向前,登入高臺中,下方無數儒士,文人學子。
  
  “儒道為神道,儒門大家,以眾生為本,可修龍脈官位。”胡人農開口。
  
  “那香火駁雜,如何解決?”
  
  有人問道。
  
  “香火駁雜,人身無法容納可修眾生相,此為神道,匯聚駁雜之念為一身,修道極致,可舍棄翻身,登入神位,以浩然正氣,驚天地泣鬼神,眾生奉我,供我神牌,只要思我念我,便得不死不滅!”
  
  舉世寂靜。
  
  “傳聞,天道為眾生香火匯聚,此道”有大儒開口。
  
  “此道,模仿天道,將識海寄居在虛天之中,牽引眾生香火為天道總司之下眾神!”胡人農開口,“一人修仙,眾生修神此為成神之道!”
  
  此言一出,天地中仿佛死寂。
  
  “區區儒門學士,不敬仙人,大逆不道!!”不遠處酒樓內,有一名劍客飲酒,猛然睜開雙眼,身形一晃,一道驚天動地的劍氣破開酒樓,從儒士們的上空掠過。
  
  “是陸地神仙段千羽的三弟子徐覺淺!”
  
  “那是道宮境的大高手!”
  
  劍氣駭人,帶著恐怖光芒,瞬息而至。
  
  “滾!!”一聲歷喝,胡人農放下書籍,身穿宰相朝服,威壓浩瀚,雙眼猛然一睜,一道浩然正氣直沖天際,驚天動地,浩浩蕩蕩擊飛了那么劍客。
  
  言出法隨
  
  全部大儒瞠目結舌,這可是古代道法,才有的氣勢。
  
  這才是大儒!
  
  一聲歷喝,浩然正氣,鬼神易辟!
  
  許紙露出微笑,“讓這個鏡像在外面學習,也順帶用自己的知識,給胡人農提供了一些幫助,做了一些好事現在是時候收回來了。”
  
  此時此刻,另外一邊不斷前來。
  
  萌妹帶著幾人來到,瞠目結舌。
  
  “我的天,胡人農怎么變成老頭了?并且,這一股氣息,是什么修煉體系?全所未有”她眼睛漸漸亮起,喃喃自語,“我不愧是天道之師!竟然又教出了一個開辟前所未有時代的先賢!”
  
  啪!
  
  她一拍旁邊小狐貍的腦袋,“你看你的師兄,已經領先一步,開辟時代了,而你還要多加努力啊,如果你什么都沒有發明,真是太丟我的臉了!!”
  
  小狐貍胡海寒一臉委屈,撓了撓腦袋,“老師好像什么都沒有叫我啊,就是一直帶我到處周游,讓我自己學習難不成暗中有道理,我沒有領悟”她握緊了小拳頭,“是啊老師是青藤地母,引導一個個時代,必定是有自己的深意!”
  
  而此時此刻,墨杜薩眼睛漸漸亮起,“神道這個世界的武道,就令我覺得高深莫測,仙道雖然沒落,但也可能看出曾經輝煌,而眼前的神道”
  
  “有意思”
  
  她目光不斷流轉,忽然面色一凝,竟然定住旁邊,準備功成身退、捧著書籍離開的青年身上,“聽說,胡人農跟是一個傻子讀書數月,頓悟神道”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