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第二十三章:結婚啦!!

第二十三章:結婚啦!!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靠,要是知道她喜歡我,我就....嗯哼!..這樣也就不會被趕出來了。"紀塵小聲的說道。
  
      但很明顯沒逃過寧寒的耳朵,只見她冷哼一聲,然后沉聲說道
  
      "能讓我再中海查不到的人,我想還沒有幾個,所以你的身份一定不簡單,但你到底是誰,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紀塵看著寧寒那無比認真的表情然后心中一緊,如今要是不說點什么,恐怕她是不會相信自己的。
  
      唉!
  
      紀塵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我便告訴你吧,其實,我是一名特工!"
  
      對于特工。這個世界上,他可能是接觸最多的人之一了,要說他是特工,倒是也沒問題,畢竟每一個在地下世界混過的人,特工的訓練是必不可少的,這是生存的必要也是基本。
  
      就連身為被尊稱為地下世界路西法的自己。也接受過在出道之前,也受過特工訓練,詭秘,果敢以及不可思議,用來形容特工們倒是一點都不夸張。
  
      特工?
  
      聞言,寧寒俏臉上的寒霜微微解凍了一些,在她的推理世界中。紀塵倒是有可能的是特工,如果剛才紀塵說出一句不符合她邏輯的事情,她會立馬讓紀塵付出代價!
  
      寧寒抿了抿紅唇,一雙美眸之中依然有著一絲疑惑,然后不依不饒的追問道"說吧,你來自哪里,是神秘的克格勃,還是有名的中情局,或者是軍情六處....又或者是最不可能的莫薩德?"
  
      紀塵眉毛一挑,倒是沒想到寧寒竟然連世界四大特工組織都有所了解,這可不是普通人該知道的事情啊!
  
      但是看情況,寧寒對于特工貌似不是很排斥,或許是因為近年來,電影的影響,將特工的形象美化了的緣故吧,但無論怎么是說,對于紀塵來說都算是好事。
  
      而且無論是KGB還是CIA,又或者是MI6,MASSAD這四個組織,都有著百年的歷史,強者如云,明面上是國家機構,但是實際上都是屬于地下世界的A級勢力。
  
      咳咳!
  
      紀塵干咳了一聲,然后說道"我應該..都算吧,這四大組織,和我都有一些關系,不過我不受他們任何一家的指揮,所以我比較特殊,不能說來自哪一家,或者也可以說,我可以來自說你說的任意一家!"
  
      哼!
  
      寧寒冷哼一聲,然后咬著銀牙,一臉冷笑的說道"你以為你不說,我就查不到你來自哪里了嗎,你也太小看我了!"
  
      聞言,紀塵攤了攤手,表示無所謂,這些信息,在這些組織中本來就算是半公開的,也就是說,只要想看,一定能看到,而且不會被追究。
  
      換句話說,因為這些組織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其他組織的人看到,而目的就是為了威懾其他的組織。
  
      紀塵敢說,只要寧寒去查,她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畢竟,無論是克格勃還是中情局又或者是軍情六處,摩薩德。都會有著紀塵的名字出現在他們的組織中,而且處在的位置都很特殊!!
  
      因為,路西法這個名字,在地下世界之中的威懾力絕對是無與倫比的。
  
      想到這里,紀塵倒是覺得有些好笑,因為當年這些組織為了得到自己的冠名權,都花了很多錢喲..!
  
      紀塵的話讓寧寒有些訝異,她皺了皺眉然后說道
  
      "好,既然你不怕,我就去查查,我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那么神奇"
  
      寧寒呼了一口氣,然后咬牙說道"不過,無論你是誰,都應該要有契約精神,你既然與我簽訂了合約就要完成。"
  
      等等!
  
      紀塵似乎想到什么,然后說道"你不是說讓我去傾城上班的嗎?"
  
      呵呵!
  
      寧寒冷笑一聲,然后說道"你想的美,傾城國際,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的,學歷和能力缺一不可,而且還有人品審核。在我的公司,一切關系都行不通.."
  
      而且,寧寒語氣頓了頓,然后頗為得意的說道
  
      "傾城集團是我的第二個家,也是我的戰場,所以規矩是我定的,誰要進公司,都要通過最為嚴厲的審核,你要有本事,你盡管來試試。"
  
      聞言,紀塵聳了聳肩,表示并沒有壓力。
  
      "好了,這塊表你拿走吧,早點休息。明天還要去領證呢!"
  
      寧寒面無表情的拿出紀塵送給她的HenryGravesSupercomplication,放在了桌子上,說道"拿走吧,你的表!"
  
      紀塵有些好笑的看著寧寒,然后說道"這表不能當做結婚禮物嗎?"
  
      "我們是假結婚。"
  
      寧寒臉上古井無波,語氣甚至有些涼薄的提醒道。
  
      唉!
  
      紀塵嘆了口氣,無奈的苦笑一聲,說道"早點睡吧,明天還要結婚呢!"
  
      說罷,紀塵便走出了寧寒的房間,徒留下還在愣神狀態的寧寒,默默無語。
  
      隨后她默然的打開了手機,撥打了一串號碼,然后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甜美的女聲
  
      "總裁,那么晚了,有工作嗎?"
  
      "明天,幫我查個人,紀塵!"
  
      "上次,不是已經查過了嗎?"
  
      "方向錯了,這次你召集小組所有成員,從KGB,CIA,MIA,MASSD,開始查,可以做到嗎?"
  
      "可以,但需要至少一個星期,您著急嗎?"
  
      "不急,你盡快就行。"
  
      .............。
  
      次日清晨,還在被窩里的紀塵就聽見自己的房門被敲的"砰砰"直響,有些郁悶的起了床,只穿了一個褲衩就走走到門前打開了門。
  
      你!
  
      寧寒見到紀塵健壯,修長的上半身,再想到這男人馬上就是自己丈夫了,俏臉不由有些微紅,但是她還是面無表情的說道
  
      "快點穿衣服洗漱,我趕時間。"
  
      伸了個懶腰,紀塵有些無奈的說道"這可是結婚領證啊,為什么你要弄得像趕火車呀,先吃個早飯再去唄!"
  
      不行!
  
      "我一會還有個會。"
  
      寧寒直接拒絕,然后很強硬的說道"趕快洗漱,穿衣服,別忘記你的戶口本了。"
  
      剛一說完,寧寒就甩給紀塵兩個大袋子。
  
      喲!
  
      紀塵結果袋子,然后取出袋子里一套極為奢華的普拉達西裝,再加上一雙古馳的皮鞋,不禁眼前一亮,笑著說道
  
      "老婆你真是太好了,咱們還沒結婚呢,你就對我那么好,結了婚恐怕更不得了。"
  
      你!
  
      寧寒一陣語塞,然后狠狠的瞪了紀塵一眼,然后說道"你想太多了,我是怕你出去丟人。"
  
      攤了攤手,紀塵表示無所謂,然后當著寧寒的面,很快的換上了全手工制作的精美西服和皮鞋,然后還整理了下頭發,這一弄完,頓時感覺精神了百倍。
  
      寧寒也不由自主的打量著整理的完成紀塵,當看這穿著正式西服,將自己打理的一絲不茍的紀塵,寧寒不由的愣了幾秒。
  
      雖然寧寒覺得自己有些不可理喻,但是不得不承認,紀塵身上有著一股特殊的魅力和安全感,還有那種不羈和灑脫,是其他男人身上沒有的。
  
      "你趕快下來,我在車里等你。"
  
      紀塵看著如風一般離開了寧寒,頓時一陣莫名其妙,不過還是跟在她身后,坐進了她經常開的一輛紅色賓利里面。
  
      這時,紀塵才注意到。今天的寧寒也格外的美麗和誘人,她今天穿著一身顯得極為正式純手工的OL套裙,流暢的流線包裹住寧寒嫵媚妖嬈的嬌軀,雖然她絕美的臉蛋上依舊沒有絲毫的表情,但是此時卻顯得尤為的知性。
  
      "你看夠了沒有?"寧寒咬著牙微蹙著眉冷聲說道,她實在不習慣被人那么盯著看。
  
      "沒有,永遠也看不夠。"紀塵微微笑了笑。然后調侃道。
  
      "哼!油嘴滑舌。"
  
      寧寒冷哼一聲,轉過頭沒有再理紀塵,只是美眸正視著前方認真的開車。
  
      一路飛馳,早上的中海雖然有些擁堵,但還是順利的到達了民政局。
  
      下了車,寧寒看了紀塵一眼,然后一咬銀牙。就勾上了紀塵的手臂,宛若一副熱戀情侶的樣子。
  
      紀塵第一次見寧寒如此主動,雖然知道這女人是在演戲,但是這種莫名的感覺還是讓紀塵有些欲罷不能。
  
      寧寒豈能感覺不到,但只能狠狠的瞪著紀塵,畢竟,兩人馬上就要領證了,還是不要生氣的好。
  
      走進民政局大門,寧寒美貌自然成為了全場男士的焦點,而紀塵也有不少的女人在偷偷的投望著目光,寧寒自然不用說,冷艷傾城,吸睛指數滿分。
  
      而反倒是紀塵,就連寧寒也有些意外,看著大廳中很多眸中涵春的女人,她不禁感慨,自己這便宜丈夫,竟然人氣如此之高。
  
      程序更簡單,當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審核完兩人的資料之后,盡快的幫著辦完了手續。然后一臉笑意的朝著兩人祝福道
  
      "恭喜這位先生和女士喜結連理,這是你們的結婚證,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萬事如意!"
  
      寧寒聽著,俏臉殷紅,而且很燙。她看著紅色的結婚證書,仿佛還在夢中一般。
  
      偏頭看了看..有些怔怔不語,有些出神的紀塵,不禁皺眉想到
  
      "難道他不愿意?。"
  
      不過她又想了想,這家伙憑什么!
  
      就在這時,紀塵轉過頭來與寧寒四目相對,然后揚起嘴角,悠悠的說道
  
      "老婆,我現在可以這么叫你了!"
  
      寧寒聞言,先是一愣,然后看著四周各式各樣祝福的眼神,然后她心中大喊,卑鄙!
  
      然后小聲恨恨的說道"隨你的便!"
  
      聞言,紀塵自是很開心的,只是心中有些感慨,還有一些搞不清楚自己,自己是為了得到寧寒,還是因為她和姐姐師傅的相似,讓自己不由自主的就想賴在她的身邊?
  
      走出了民政局,寧寒立馬松開了紀塵的手,然后冷聲說道"你盡快把學退了,別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
  
      說罷,寧寒就上了自己的紅色賓利,絕塵而去,留下紀塵一人默默出神。
  
      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com』無彈窗在線閱讀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