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第五十八章:女帝淚

第五十八章:女帝淚


  進入總統套房中,寧景恒看著和迎面而來的李佳倩握了握手,然后邪笑道\r
  “一會還得麻煩李伯母了。”\r
  李佳倩捂嘴輕笑道“哎呦,咱們都是一家人了,還說這種話..你一會好好享受,其他的交給我就行了。”\r
  “我的攝影技術,你放心吧!”\r
  哈哈哈!\r
  寧景恒笑著搓了搓手,然后眼睛微瞇著看著躺在床上閉著雙眼仿佛處于熟睡中的寧寒,下腹中一抹邪火欲火猛然的沖起\r
  冷艷精致的容顏..端莊優雅的氣質..此時的寧寒美的驚心動魄..\r
  今天的寧寒一襲的體端莊的黑色連衣裙,腳上套著加上一雙黑色連褲襪踩著高跟鞋..,整個人蜷縮在床上,楚楚可憐,更讓寧景恒心中的火熱達到了極點!\r
  僅僅只是一眼,他就感覺渾身的氣血上涌..臉漲的通紅。\r
  這一小細節被李佳倩看在眼里,不禁捂嘴嘿嘿直笑。\r
  只是兩人卻并沒有發現偌大的總統套房之中一個人正冰冷的看著他們,就像看著兩個死人一般。\r
  “寧大少,你還等什么呢,趕緊開始吧!!”\r
  李家倩看著寧寒怨毒的說道,很明顯她對寧寒的怨恨已經到達了一個臨界點了。\r
  “好!好!”寧景恒連說兩個好字..\r
  而就在這時,寧寒緩緩睜開了雙眼,她瞪大這美眸有些絕望的看著寧景恒..她掙扎著起身,紫金檀香的藥效還沒有過去..渾身的無力感讓她的心逐漸下沉..\r
  “你跑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跑!!.”\r
  寧景恒悠悠的說道,然后他不斷朝著寧寒逼近..直到他走到了床前..他對著寧寒邪邪的笑道\r
  “別擔心了,我是一個溫柔的人,一會相信你就清楚了,哈哈哈!”\r
  寧寒咬著花唇..絕望的看著寧景恒..她心意已決..即便是死她也不會讓這個畜生的得逞..\r
  “喲?不說話,沒關系,一切就交給我吧!相信我,我是愛你的啊!哈哈哈!.”\r
  說罷寧景恒就朝著寧寒撲了過去...\r
  而李佳倩看著花容失色的寧寒,心中快意連連.....\r
  但是下一秒..寧景恒撲到了床上,但是寧寒卻莫名消失了...他茫然的看著空蕩蕩的軟床,一時之間腦筋轉不過彎來了。\r
  一個好端端的人,怎么會就這樣消失了呢?\r
  而就在這時他身后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r
  “寧家..寧景恒,恭喜你成為華夏第一個我想想要碎尸萬段的人!”\r
  寧景恒猛然轉身,他看見一個面色淡漠的男人不禁一怔..而他的懷中竟然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寧寒!!\r
  而寧寒也是茫然的睜開眼睛..當她看到紀塵之時..眼眶一紅..鼻尖一酸,淚水竟然直接涌了出來..\r
  雖然她不明白剛才是怎么回事,僅僅是一眨眼的功夫..紀塵便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r
  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r
  但是這一切對于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來了..又一次再絕境的時候來到了自己身邊...\r
  她看著男人的側臉,鼻子一酸,兩行清淚劃落在精致的臉頰上..\r
  模糊之中,她再次看到了那抹讓她安心至極的淡笑...\r
  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r
  紀塵有些心疼的看著平時高高在上,冷艷傾城的寧寒..此時竟然像個小女孩一般趴在他懷中哭泣...\r
  輕輕的將寧寒臉上的淚水拾掉..\r
  紀塵輕聲的說道“老婆別怕,老公來了..!”\r
  “嗯!\r
  寧寒輕輕嗯了一聲..眼中的淚水卻怎么都止不住..這一刻她知道了,無論自己再怎么強勢,她還是希望一個人能站在她身旁為她遮風擋雨。\r
  雖然以前她以前從來沒想過戀愛這件事,因為她從前心猶如堅冰一般,從不曾為誰心動..\r
  而且她也從不信緣分,但是現在,她信了..不得不信!\r
  那么多年,只有紀塵的出現讓她心中有過悸動!\r
  若說不是緣分,她不信!\r
  因為當第一眼見到紀塵,心中那莫名的悸動,就仿佛曾經見過一般!\r
  她決定這次若是能踏過這道難關,她會試著和紀塵好好相處下去,即便談戀愛不是她所擅長的事情,但是她想試試!\r
  “混蛋,你他媽是誰?敢壞老子的好事!”寧景恒回過神來滿眼怒火的看著抱著紀塵的寧寒咆哮道。\r
  他已經覬覦了寧寒那么多年,但是始終連一根手指頭都沒碰到過,即便是今天..\r
  哪怕他做了那么多的準備竟然還是差了一點,這讓他怎能不氣?\r
  “他..他是紀塵..也就是我曾經跟你說的小寒的丈夫!”李佳倩有些恐懼的看了一眼紀塵,剛才的一幕幕太過的詭異。\r
  哦?\r
  寧景恒恍然大悟,他是聽說過紀塵這么一個人的存在,但是他全然沒放到心上,畢竟一個沒錢沒勢的小子,他一句話就能讓其消失!\r
  “你就是娶了寧寒的那個小雜種啊,現在我通知你,你老婆我要了,你要是乖乖的把她給我放到床上,然后識趣的滾出去,那么今天的事情我便不計較了。”\r
  “不然..明天我就找人斷你雙腿雙腳..然后再讓你做不成男人!”\r
  寧景恒猙獰著連極為狠辣的說道,不過他這話可不是開玩笑的,曾經他就做過類似的事情,而且對方還是一個權貴的兒子,但是因為寧家的勢力太大,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r
  紀塵像看著一個白癡一樣看著他,臉上冷到了極點..狂的人他見過不少,但是像這種白癡,他倒是第一次見。\r
  “哎呦,小雜種,給臉不要臉是吧..”說罷,他隨意的操起一個桌上一個酒瓶,直接對著紀塵砸了過去。\r
  而下一瞬,他的聲音戛然而止..一只手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將他直接拎了起來....\r
  紀塵左手拎著寧景恒緩步走到了一面落地窗的窗邊,只見紀塵右手屈指隨手輕輕一彈...\r
  嘩啦啦!一陣破碎的聲音響起\r
  同時一面完整落地窗玻璃頃刻之間化成了粉末,隨風消逝在夜風之中。\r
  紀塵臉色淡漠,沒有猶豫直接拎著寧景恒的衣領,然后將他直直的放到了窗外面,現在只要紀塵一撒手,這位紀家的繼承人寧景恒就會從高達六十六層樓的高空落下摔成粉身碎骨!\r
  冰涼的冷風涌入了房間之中..寧寒和李佳倩呆呆的看著極為神奇的一幕..這時的寧寒才發現自己這便宜老公到底有多強..\r
  “你,你放開我,你他媽知不知道我是誰?老子是燕京紀家寧景恒,你敢動試試,老子絕對能讓你吃不了兜著走。”\r
  寧景恒被紀塵拎著衣領提到了窗外,看著腳下是幾百米的高空,他的臉已經變成了豬肝色了,但是他不僅沒有求饒,反而還威脅起了紀塵。\r
  因為他心中是不相信紀塵敢真的對他怎么樣的,畢竟他是燕京紀家的人,在華夏無論是誰恐怕都得掂量掂量夠不夠格..他相信要是紀塵有腦子肯定不敢對他怎么樣,頂多就是嚇唬嚇唬他。\r
  而就在這時,酒店的門被踹開了..準確的來說應該是被劍劈成了兩半..此時一個身穿黑色緊身皮衣的女人站到了房間中。\r
  她拿著一把鋒利的長劍..一身緊身的皮衣制服,一臉凝重之色!\r
  此人正是幾天前和紀塵和寧寒有過一面之緣的花雨..\r
  此時,當花雨面對紀塵之時,嬌美的容顏上寫滿了緊張..即便紀塵并沒有回頭看她。\r
  因為面前這個男人是她看不透的神秘存在.她現在任然記得當初從傾城花園出來之時,她師兄戰天龍那駭然的神情。\r
  戰天龍對她說“即便整個戰龍鐵旅一起上..戰勝他的概率恐怕不足3成!”\r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