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第九十四章:魔神駕到!

第九十四章:魔神駕到!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這是?
  
      周牧瞪大這眼睛死死的看著夏彌身上的火焰,仿佛想到了什么,他駭然出聲
  
      "這是本命心火!!"
  
      這股本命心火連他一個宗師都沒有,夏彌怎么可能擁有呢!
  
      一般來說只有天賦極強妖孽級別的修士才能擁有,但是能夠到達宗師境界的人,你能說他修為不強嗎?
  
      不可能的,因為能夠修煉到宗師境界的人可以說是在一萬個修士之中只能僅僅一人能達到,而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但是就是這種連宗師都極難凝結而出的火焰。竟然出現在了一個修為只有先天巔峰實力的女人身上!
  
      所以可以想象,此時周牧的心中有多震驚了
  
      "不...不..停下來,你給本座停下來!!"
  
      周牧失聲吼道,如果他能夠得到夏彌。他就可以蠱師秘法得到夏彌的陰元,這樣他或許也能凝出本命心火!
  
      只要能凝結出本命心火就能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能夠突破宗師,達到一種嶄新的修行境界!
  
      "你死心吧,我說過宗師又如何。只要我不愿意做的事情,現在誰都別想逼我!"
  
      夏彌淡淡的看了一眼周牧隨后緩緩閉上了眼睛,也許再過十秒,她就會徹底化為灰燼了!
  
      唉!
  
      而就在這時虛空之中傳來了一聲輕嘆。
  
      輕嘆過后,密閉的房間之中竟然有著一道微風吹過。
  
      淡淡的微風掠過夏彌的身體,而下一瞬,她周身的火焰竟然詭異的消失了...
  
      她瞪大著美眸感受著丹田中自己的本命心火,無論自己怎么暴動真元,都無法略再將之燃起!
  
      就在她還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的時候,只聽見"咔嚓!"一聲
  
      一道玻璃破碎的聲音響起,她驀然的抬起頭一看,那緊閉的玻璃門抖動了一下,然后頃刻之間化為了粉末!
  
      而一個道欣長的身影站在了門前!
  
      她呆呆的看著這道身影,即使沒見過幾次,但是已然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腦海之中!
  
      心中些許的復雜,還有著些許的解脫,她也不明白此時自己的心情是什么!
  
      此時的紀塵臉上沒有了平時掛在臉上的淡笑,一張清秀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冷著眼淡淡的看著夏彌那如月色一般的銀發微微散亂在額間,紅唇之上掛著點點的鮮血如同染血的玫瑰一般凄艷!
  
      紀塵沉默了一會緩緩問道
  
      "女人,你是不是胸大無腦??"
  
      聞言,夏彌愣了愣然后咬著銀牙,不發一語,一臉倔強的看著紀塵。
  
      "你是誰?"
  
      周牧極為警惕的看著這個看起來年輕至極的男人,心中有些古怪的感覺不斷涌現,如今到了他這個層次,對于危機的感知能力是非常強大的。
  
      但是理智又告訴他說,即便這個年輕的男人再強。也不過和他一樣是宗師,如今夏彌身上的本命心火已經消失了,現在只要擊敗這個男人,他就能擁有她!
  
      到時候一步登天,指日可待!
  
      想到這里周牧微瞇著眼睛,隨后伸出左手一抹黑氣升騰而起,他冷冷的說道
  
      "我告訴你,你現在轉身離開我可以當做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
  
      "不然呢?你能如何?"
  
      紀塵淡淡的看了周牧一眼,臉上依舊沒有絲毫的表情,語氣更是如同清風一般波瀾不驚!
  
      簡簡單單的一句"你能如何"讓周牧的臉色驟然變得陰冷。
  
      呵呵呵!
  
      "你是我見過最狂妄的年輕人。"
  
      周牧手上的黑氣又濃郁了一些,他一臉冷笑的看著紀塵說道。
  
      聞言,紀塵面無表情的說道"你也是我見過最不要臉的中年人!"
  
      哼!
  
      周牧冷哼一聲然后冷冷的說道
  
      "你現在再不離開。就別想走了!"
  
      "還有,你知道你得罪一位宗師的后果是什么嗎?"
  
      紀塵聞言伸出了手指數了數,本來是想數一數死在自己手里宗師有多少
  
      結果最后發現了一個讓他極其無奈的事實,那就是宗師這種層次的人,連給他留下印象的資格都沒有。
  
      攤了攤手紀塵無奈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清楚呀!"
  
      不過能在中海遇到像宗師這樣境界的修士倒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同時紀塵眼中的戲謔之色更加的濃重了一些。
  
      "不清楚嗎?"
  
      周牧咧嘴一笑,雙手合十,剎那之間黑氣彌漫而出。森冷的殺意如同冷氣一般充滿了整個房間!
  
      他臉上有著嗜血的笑意,雙手之間,只見形成了一把由黑氣所鑄就兩米長的巨劍!
  
      就連夏彌能感受的到其中蘊含著多么恐怖的能量!
  
      "既然不清楚,那么現在我就讓你清楚清楚!"
  
      話音落下,他的身影驟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之時已然是紀塵的頭頂。
  
      "黑炎劍!斬!"
  
      嗜血的聲音伴著黑色的巨劍力劈而下,強橫的真元波動直接將周圍的空氣抽成了真空地帶!
  
      但是對于這種攻擊,紀塵實在是提不起任何興趣,一名宗師的能量怎么可能才那么一點!
  
      他恐怕還沒使出七層力吧!
  
      搖了搖頭,紀塵某種一抹火光閃過,伸出了一根手指對著巨劍隨意一指,淡淡的開口道
  
      停!
  
      淡淡的一個字,只見那兩米長的黑氣巨劍竟然就紀塵手指不到一厘米的地方驟然停滯了!!
  
      紀塵隨意的看了一眼一臉駭然的周牧又說了一個字
  
      散!
  
      同樣是一個字...
  
      言出法隨??!!!
  
      周牧手中的巨劍剎那之間散成了一團黑煙。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牧此時有些慌了,直到現在他都看不透面前這個男人的深淺。
  
      但是他可以肯定,這個男人絕對不弱于自己!甚至強于自己!
  
      聞言,紀塵笑了笑,并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淡淡的看著他。
  
      周牧見著沉默不語一臉含笑的紀塵冷哼一聲道
  
      "小子,你到底地下世界哪個組織的人?"
  
      "看你的身手,根本不像是戰龍鐵旅的人,還有能在你這般年紀達到宗師修為,神圣華夏十二圣使之中,也根本沒有你,你到底是誰?"
  
      "你倒是知道的挺多啊!"
  
      紀塵臉上略過一抹驚訝之色,倒是沒想到這個家伙還能知道"神圣華夏"這個在戰龍鐵旅之上的神秘華夏組織!
  
      而且還知道神圣華夏之中的十二圣使,這十二位可都是從戰斗世家之中走出,三十歲之前就達到了宗師境界華夏最為天才被譽為華夏希望的隱秘存在。
  
      看來這個家伙的背景不簡單呀,不光能逃過煉獄的追殺,竟然還知道這些隱秘的信息,看來他背后的人,也是大有來頭呀!
  
      紀塵就是想看看是地下世界哪位大人物敢背著自己搞小手段,包庇蠱師集團的蠱師!
  
      紀塵笑了笑說道"你猜的不錯,我不是神圣華夏的人。"
  
      聞言,周牧點了點頭,既然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面色輕松了許多,他悠悠的說道
  
      "既然如此,你就可以離開了,我身后的那位大人,即便你的修為是宗師。你也惹不起!"
  
      "我看你修為不錯,你師父應該是個人物吧,但是...你要是惹了我,惹怒了我身后那位大人。不光是你,恐怕就連你的師父都會跟你一起死的。"
  
      他話沒說完,只覺得一股陰冷的風吹過,紀塵此時的臉猶如萬年玄冰一般冰冷!
  
      世界上有些事可以做。但有些話絕對不能說!
  
      在紀塵心底"師父"二字是絕對的逆鱗,現在紀塵心中已經有了100種方式將他殺死!
  
      "還不滾嗎?"
  
      此時周牧的臉色逐漸陰沉下來,剛才他留著余力一是為了試探紀塵的實力,而是害怕他是神圣華夏的人,在華夏的地盤上殺神圣華夏的人,是屬于找死的行為,就連他身后的那位大人都保不了他。
  
      但是現在不一樣,既然知道了紀塵不是神圣華夏的人,他便可以無所顧忌了,因為至始至終他都沒覺得紀塵能對他造成威脅
  
      哪怕知道紀塵的修為不弱與他。
  
      因為他自己曾經經歷過什么,他不光是躲過了地下世界那個強大的勢力追殺而活下來的人,最重要的是他手上也有著宗師的鮮血!
  
      而紀塵那么年輕。恐怖也就是修煉天才,但是修煉和戰斗是兩碼事情!
  
      "你好像對你身后那位那人又強大的信心啊!"
  
      紀塵的聲音淡入輕水仿佛沒有帶任何的情緒,但只有真正了解他的人才清楚,這時候的紀塵危險程度是拉滿的存在!
  
      "呵呵!你這是要找死呀!"
  
      周牧冷冷的看了紀塵一眼。隨后目光之中寒芒一閃,真元全力暴動!
  
      整個房間的空氣啥時之間變得稀薄無比,他化掌為拳,黑氣不留痕跡的凝聚在他的拳頭之上。
  
      "不走,就死吧!"
  
      說罷他真元凝聚完成,他捏著拳頭,渾身上下黑氣彌漫,眼中閃過零星的微光..
  
      就在這時,空氣仿佛靜止了一般,但僅僅零點一秒秒鐘就恢復了正常,但此時他的身體如弓,拳頭如箭..
  
      整個人拉滿了力道,對著紀塵就是狠狠的一拳。
  
      毫無花哨的一拳卻引起了空間的震蕩,拳頭如同黑色的怒龍一般帶著無窮的威勢直接打向了紀塵。
  
      "快躲開啊!笨蛋!!"
  
      夏彌在一旁瞪大這美眸看著毫無反應的紀塵不知道為什么竟然大聲的提醒道。
  
      因為她的感覺很敏銳,她能清楚的感覺到剛才空氣有一剎那的停滯,仿佛時間被操控了一般。
  
      而且這一拳,哪怕是宗師挨上了,也只有隕落這一條路!
  
      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com』無彈窗在線閱讀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