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今天一百九十八章:心亂,花雨!

今天一百九十八章:心亂,花雨!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紀塵聞言,不由點了點頭,然后說道.
  
      "聽你們說完,我覺得好像的確是那位血雨會會長的方法更好一點。"
  
      這.....
  
      郭不凡聞言,頓時一陣無語,果然魔神大人的邏輯順序不同于常人。
  
      而花雨則是對著紀塵又是一個白眼...
  
      心想這個家伙的腦回頭是什么構造。他們說了那么多,這個很重要嗎?
  
      "這,并不是我們所說的重點!"
  
      紀塵聳了聳肩。然后示意她告訴自己。
  
      "重點是,血月會那位在燕京號稱死神的會長回來了,如今這個局面怕是有些不好辦了。"
  
      花雨說著。美眸看著一臉自信笑容的趙無極,臉色有些不好看。
  
      "的確,如果是那位血月會會長沒有回來,離劍也不會放任血月會在燕京如此高調的行事,果然是大靠山回來了啊!"
  
      郭不凡此時面色凝重的說道。
  
      "行了,你先走一步吧!這里有我就夠了。"
  
      花雨對著郭不凡說道,她有著鴻蒙的背景所以并不怕這個血月會,但是郭不凡不一樣,他身后是三大世家之一的郭家,如今的三大世家是以低調低調再低調為他們行事的基準,而惹上血月會并不在他們如今的基準里面。
  
      所以這件事要是一旦郭不凡出手了,那么郭家的那些老古董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這怎么行,我說了要來幫忙,我就一定會幫忙的啊!"
  
      郭不凡此時臉上有些不悅的繼續說道
  
      "而且你要我在我偶像面前做一個逃兵嗎?"
  
      而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到了郭不凡的手機上...
  
      "郭不凡,你現在立馬給我滾回來,你要是想給家里惹事,我打斷你的手!!"
  
      "老爹,我再給我朋友幫忙,我現在不能回去!"
  
      "我再說一次。我不管你要幫你哪個狐朋狗友,你現在馬上給我回來,不然老子親自去抓你!"
  
      "老爹,我告訴你,你不能那么說我朋友!"
  
      郭不凡聽見他的父親話那么的難聽,不由冷聲的反駁道。
  
      "你別跟我在這放屁,你那些狗屁朋友我難道還不能說了不成,你現在在哪,老子現在就過去打斷你的手。"
  
      "父親...你!!!"
  
      郭不凡聞言。頓時氣的臉都紅了。
  
      要是可以,他真的想將自己正在幫自己的偶像的事情告訴他父親,但是花雨千叮萬囑告訴他紀塵的身份和行蹤不能透露,所以他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而就在這時,紀塵拍了拍他的肩說道"放心回家吧!他們傷不了我的。"
  
      "可是...."
  
      郭不凡看見紀塵臉上的暖笑,他一個大人不由紅了眼眶。想繼續堅持。
  
      但是只見紀塵搖了搖頭說道
  
      "我不會有事的,今天很高興認識你!"
  
      一句簡單的話,直接讓郭不凡楞在了原地...
  
      他從來沒想到,高高在上,無敵世間的魔神大人竟然會如此溫和的和他這樣說話。
  
      既然,魔神都要求了,他還能說什么呢?
  
      郭不凡紅著眼對著紀塵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對著花雨點了點頭,然后立刻離開的天策廣場。
  
      "花雨,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嗎?"
  
      紀塵忽然說道。
  
      "不行!一會我會專注的殺敵,沒空答應你這些破事。"
  
      花雨想都沒想直接回絕了紀塵,她直接越過紀塵拔出了利劍做好了戰斗姿態!
  
      她從紀塵一開口就知道紀塵要說什么,無非是也讓她也離開罷了。
  
      紀塵聞言,看著此時已經做好戰斗準備的花雨,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后直接抓住了花雨的手,然后將她拉了回來,然后在她訝異并且有些慌亂的美眸中很認真的說道。
  
      "別鬧了,我可是魔神路西法,你要我站在一個女人身后,被一個女人保護,開什么玩笑?"
  
      說罷,紀塵拉著花雨的手然后走到了程微的面前,然后輕聲說道
  
      "現在,我需要你做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帶我的微微姐,去天策酒店吃一頓早飯。"
  
      被紀塵那灼熱的手握著,花雨宛若失了神一般,她的心跳動的很快很快...
  
      將程微交給了花雨,紀塵終于放心下來了。本來紀塵不愿意程微看見接下來一些殘忍的畫面,所以還很苦惱,但是如今好了。即便花雨來了,那么把程微交給花雨,紀塵想來這時最合適不過了。
  
      看著已經蒙蒙亮的天空。紀塵伸了一個懶腰,然后對著花雨和程微笑了笑,然后自顧自的走回了天策廣場。
  
      花雨看著紀塵的背影,她紅唇微微張了張,但始終沒有說出什么。
  
      但是她知道,紀塵剛才的話,看似是大男子主義,但是實際上紀塵是知道她才剛剛達到宗師境界,一星宗師和三星宗師根本沒有絲毫的對抗性。不然她也不會拉著郭不凡來助陣了。
  
      她的心很亂,她一想到紀塵對她的笑容她的心就更亂了...
  
      最后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后抓著程微的手就往天策酒店內走。
  
      "花..花小姐。小塵她不會有事情吧!"
  
      程微咬著紅唇問道。
  
      "不知道!"
  
      花雨低聲回答道,說實話她倒是不擔心趙無極能傷的了紀塵,她擔心的是紀塵身上地獄之槍的傷勢,她的太師傅告訴過她,受了地獄之槍的傷,不能再動用真元,不然傷上加傷,再難醫治。
  
      "他,他應該有著自己的辦法吧!"
  
      花雨回頭看著天策廣場上那挺拔的身影不由喃喃道。
  
      說罷,她帶著程微走進了如紀塵所愿走進了天策酒店之中。
  
      而在她們踏入酒店的那一刻,紀塵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變得寒冷至極。
  
      花雨并不知道,他的傷已經好了...
  
      紀塵沒有告訴她的原因是怕等到上了鴻蒙之后或許會有變數,這個是紀塵的一張保命的底牌。
  
      而至于如今虎視眈眈看著自己的這群人...
  
      紀塵笑了笑,抬頭看了看已經泛起魚肚白的天際...
  
      "這一群人,或許就到這里了吧!"
  
      說罷,紀塵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冷冽的笑容,正如燕京清晨的涼風一般冷徹刺骨。
  
      PS:大家中秋節都放假了吧,苦逼的作者今天還要為了下次的爆更,寫五章,存一章...大家今天先將就看,明天后天大后天都會加更的。
  
      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com』無彈窗在線閱讀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