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二百六十二章:奇怪的女人

二百六十二章:奇怪的女人


  “喂!你煩不煩啊!你一個大男人盯著我看,想干什么?”\r
  紀塵有些不耐的皺了皺眉,要是陳瑤一個女孩那么盯著他看,他倒是尚可忍受,但是一個男人那么看他,的確讓他渾身不舒服。\r
  呵呵!\r
  大都統笑了笑然后對著紀塵拱了拱道“原來是魔神大人駕到,是我的手下不懂事,還請你諒解。”\r
  是啊!是啊!\r
  此時陳瑤也站了出來然后對著紀塵說道\r
  “紀塵,這件事就當時一個意外吧!”\r
  聞言,紀塵有注意到陳瑤在這個大都統出來的時候,她的眼神就沒有離開過他。\r
  很明顯這位陳大小姐是對這個黑鷹隊的大都統有意呀!\r
  這時,花雨也拉了拉紀塵的衣角,她也希望紀塵能就此作罷!\r
  額!\r
  紀塵眉毛輕佻了一下,自己本來也沒打算怎么樣呀,也就是隨意的教訓了一下這個鴻蒙古城的紈绔子弟罷了!\r
  難不成這些人還以為自己要殺了他不成?\r
  難道自己在這些人的眼里難道是什么天生殺人狂嗎?\r
  其實紀塵不知道的是,艾瑞莉婭島一役之后,那一役的結果在鴻蒙中傳的比世界上傳的要夸張十倍不止!\r
  所以鴻蒙中的人對于紀塵的印象無疑都是嗜血狂魔的形象。\r
  就連陳瑤在第一次見到紀塵的時候都是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r
  “算了算了!花雨你帶我去找你太師尊吧!”\r
  紀塵擺了擺手不準備和這些人多做糾纏了。\r
  花雨!!\r
  大都統聞言,頓時臉色一變,隨后當著所有人的面,反手一巴掌直接抽到了墨非的另外一邊臉上。\r
  啪的一聲好清脆!\r
  這是怎么回事?\r
  所有人的都呆了,包括陳瑤...\r
  “花雨小姐也是你可以侮辱的嗎?”\r
  大都統怒目圓睜的瞪著墨非...\r
  其實花雨的身份再鴻蒙之中是比較隱秘的存在,再加上花雨并不經常出入鴻蒙,所以知道的人不多。\r
  而他恰巧是知道的那一戳人中的一個...\r
  他可是知道花雨的太師傅是怎樣的存在!!\r
  也正是因為花雨太師傅的存在,所以鴻蒙中的戰斗世家們沒有一個敢去找紀塵的麻煩。\r
  包括莫問天的戰斗世家...莫家!\r
  打完這一巴掌,大都統轉過頭來對著花雨深深的鞠了一個躬然后說道\r
  “是我管教手下不利,還請花雨小姐恕罪!”\r
  花雨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笑說道“沒多大的事情,還請大統領別將此事放在心中。”\r
  就連她自己都沒想到這個人竟然知道自己,嚴格來說她并不算鴻蒙的人,而他父親才是,但是奈何有個大佬級別的太師尊呀!\r
  “墨跡夠了嗎?花雨你還是先帶我去找你太師尊吧!”\r
  紀塵再一次強調道,在他心里能一天辦完的事情就別拖到第二天。\r
  “你著什么急啊!我太師尊又不在鴻蒙古城之中。”\r
  花雨瞪了紀塵一眼,她心里微微有些煩躁,她看著紀塵那著急忙慌的樣子,她覺得紀塵似乎很討厭跟她一起出來似的。\r
  “不再鴻蒙古城?什么意思?”\r
  紀塵皺眉問道。\r
  “不知道!”\r
  花雨話趕話般賭氣般說道。\r
  “魔神大人,還是我來解釋吧!”\r
  大都統見到花雨一臉憤然之色,不由上來打圓場。\r
  “鴻蒙秘境一共有四座城池,分別是鴻蒙古城,風息城,君臨城,還有達摩城,這四個城池中,是華夏各大戰斗世家所管理,而還有一個特殊的地方,這個地方也是整個鴻蒙最為重要的首腦所在地,那就是鴻蒙圣地!”\r
  紀塵聞言,臉色平靜的反問道“所以呢?”\r
  雖然紀塵的確對于華夏神秘那一群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戰斗世家原來就是在鴻蒙秘境之中這個消息比較驚訝,但他還是被回答自己的問題。\r
  “所以,那一位邀請你來鴻蒙的大佬,自然也是在鴻蒙圣地之上!并不在鴻蒙古城,又或者是其余三城池之中。”\r
  “那現在為什么還要我跟你在這里廢話,你直接帶我去鴻蒙圣地不就行了嗎?”\r
  紀塵有些不耐煩的說道。\r
  “自然!等到明日鴻蒙圣地開放之際,到時候我會親自送您上圣山面見圣老的。”\r
  大都統對于紀塵那極為不耐煩的態度也不氣惱,而是認真的解釋了一番。\r
  呼!\r
  紀塵呼了一口氣,擺了擺手...\r
  而大都統見狀,點頭微笑了一下,然后輕聲說道\r
  “那就還請魔神殿下和花雨小姐跟著我去城主府歇歇腳吧!”\r
  說罷大都統率先朝著鴻蒙古城城區走去...\r
  一行人一行人在城市之中穿梭了十來分鐘,便是達到了城中心處的城主府,這里,一座占地極為遼闊的莊園閣樓聳然而立,在那莊園門口處,有著絡繹不絕的人影來來出出,那一道道彌漫而開的強悍氣息,令得紀塵略微有些側目。\r
  憑借著大都統的帶領,紀塵等人也是順利的進入了莊園,然后便是在一名嬌俏侍女的帶領下,尋到了一處幽靜的廂房。\r
  進入幽靜的廂房,紀塵正想稍作休息,只見花雨走了進來。\r
  不由開口問道“你怎么來了?”\r
  她面色不善的盯著自己,緩緩冷聲反問道\r
  “你就那么不愿意跟我呆在一起嗎?”\r
  紀塵聞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想起了今天在城門口,自己對花雨的態度的確有些不好。\r
  那是因為自己不想在浪費無謂的時間在這個鴻蒙古城中,因為紀塵心中那股不好的預感越來越讓他心煩。\r
  “我...我沒有討厭和你在一起,只是有些火大,我也不知道為什么。”\r
  紀塵攤了攤手語氣平和的說道。\r
  火大?\r
  花雨聞言,愣了一下,然后俏臉瞬間就紅了,她不由想起了今天早上紀塵和夏彌在房間中做的事情,\r
  她胸口劇烈的起伏然后咬牙切齒的說道\r
  “你流氓!你欲求不滿!你...你難道一天都離不開女人是嗎?”\r
  紀塵被這一頓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給罵暈了..自己怎么著了就流氓,就欲求不滿了!\r
  而當紀塵看到花雨那俏紅的臉頰,不由揉了揉眉心有些無奈的說道\r
  “花雨大小姐!你才是欲求不滿了吧!怎么什么事情都能被你想的那么污啊!”\r
  “我沒有....”\r
  “那你幫我降火啊!”\r
  “你想的美.....流氓!”\r
  “我叫你給我拿冰水啊!傻子!”\r
  ................\r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