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二百七十九章:深淵之底,王座之上!

二百七十九章:深淵之底,王座之上!


      ☆百☆度☆搜☆索☆小☆說☆樓☆免☆費☆小☆說☆在☆線☆閱☆讀☆
  
      『』咦!
  
      鴻蒙祖師看著一臉淡定的紀塵不由有些驚訝,因為連他都知道這個概率太低了,而紀塵這個反應也太淡定了吧!
  
      "你不怕嗎?"
  
      鴻蒙祖師饒有意思的問道。
  
      呵呵!
  
      紀塵搖了搖頭然后說道
  
      "我之所以剛才問您概率,那是讓我能夠想一想失敗的后果..."
  
      "您說的十萬分之一概率的確很低...但是好在我之所以能活到現在的原因。那就是我在做一件困難的事情之前,我從來不去考慮概率問題。在我眼里,無非只有成功或者失敗兩個結果。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鴻蒙祖師越看紀塵越滿意..
  
      "那你思考的后果是?
  
      "無非就是死掉而已。"
  
      紀塵嘴角掀起了一抹釋懷的微笑。
  
      "雖然我不太懂你的邏輯,但是我對于你很滿意!"
  
      鴻蒙祖師絲毫不掩飾對于紀塵的欣賞之色。
  
      "開始吧!前輩!"
  
      紀塵深呼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友情提示,接下來會有一點痛苦。"
  
      鴻蒙祖師有些玩味的說道。
  
      痛苦?
  
      紀塵眉毛輕佻有些不知所以然的問道。
  
      轟!
  
      然后就在紀塵想要問的更清楚的時候,天上的那條千丈雷龍張開龍口,一道足足千丈的雷霆猛然撕裂天際,洞穿虛空,狠狠的對著紀塵砸了下來。
  
      紀塵駭然的抬頭,漆黑的瞳孔之中,銀色光彌漫,就那么眼睜睜的看著雷霆轟在了自己的身上。
  
      嘭!
  
      低沉的悶響之聲傳開,紀塵的身體如同遭到了重擊一般,直接倒飛出去千丈。
  
      鮮血狂噴,雷芒閃爍在他的身體之上,然后瘋狂的朝著他體內鉆去。
  
      額!啊!!
  
      無法形容的痛苦在紀塵的體內蔓延。他渾身的骨骼仿佛都是在此刻被那道雷霆所擊碎,冷汗彌漫著身體,那種劇痛,甚至是以紀塵的忍耐,都是忍不住發出凄厲慘叫。
  
      "凝神!這便是掌管天道雷劫的一部分天道規則,小家伙。你必須好好的利用這些規則,去找你的道,不然你是絕對抗不下十萬道雷霆的。"
  
      鴻蒙祖師的聲音在紀塵耳畔響起。
  
      "前輩!前輩!你...你沒告訴是十萬道雷霆啊!"
  
      紀塵欲哭無淚...
  
      "我不是告訴過你是十萬分之一的機會嗎?你自己說的從不去考慮嘛!"
  
      鴻蒙祖師的聲音有些無奈...
  
      紀塵張了張嘴,天際之上雷鳴之聲再度響起...
  
      紀塵看著遙遙天際之上那翻滾的雷霆。不由咽了咽口水。
  
      轟!
  
      又是一道千丈雷霆陡然降落...
  
      "媽的!"
  
      紀塵面色慘白,不由怒罵出聲..然后罵聲剛落,雷霆已然落到了紀塵的身上。
  
      雷鳴之聲響徹,鮮血橫飛,紀塵被炸的皮開肉綻...凄慘到了極點。
  
      "你有本事再來啊!!"
  
      紀塵被炸得渾身焦黑,嘴角鮮血直流...不由對著雷龍咆哮道...
  
      轟轟轟!
  
      雷龍顯然不會跟紀塵客氣,它張開龍口,對著紀塵猛然咆哮一聲,霎時間一道道恐怖的雷霆不間斷的落到了紀塵身上...
  
      "你大爺...的.."
  
      "轟隆隆!"
  
      "你大..."
  
      "轟!"
  
      "我你..."
  
      "轟!"
  
      "......."
  
      雷霆世界中,無數道雷霆呼嘯劃過天際,最后砸向了一道渺小的身影...
  
      轟隆隆的巨響之聲,回蕩在整個世界中。
  
      這般狂轟猛炸,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時間,在最開始的時候,紀塵還會去數數他被劈中了多少次,但到得后來,伴隨著體內傷勢越來越重,他的神智也是開始出現模糊,導致于雷霆的數目也是被遺忘,他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那蔓延到身體每一個角落的劇痛,以及那種生死間的無數次徘徊。
  
      在那些雷霆的轟炸下。他體內的骨骼,經脈。仿佛都是徹底的化為粉碎?
  
      神智開始模糊,但紀塵的身體卻并未倒下,深入骨髓般的偏執與倔強,讓得他如同頑石一般,不讓自己在雷霆轟炸中徹底的迷失與失敗。
  
      但是光是這樣的堅持很明顯不能長久,他或許能憑借驚人的意志力。扛過一百道,一千道雷霆。但是無法抗過十萬道雷霆...
  
      再這么下去,紀塵毫無疑問必死無疑....
  
      而就在紀塵這生死一線這時,他朦朧之間,再次來到了那個暗黑深淵....
  
      這不過,他這次站的地方不是深淵之上,而是深淵之底....
  
      "再這樣,你會死的!"
  
      冰冷的聲音響起....
  
      "你...究竟是誰?"
  
      紀塵看著面前站在黑鐵王座前,背對著紀塵的身影低聲問道。
  
      "我是誰?呵呵!"
  
      這道身影輕笑一聲猛然回頭...
  
      此時籠罩在她周身的薄霧隨著她的轉身猛然散開了...
  
      一道俏麗至極的身影出現在眼前,肌膚如羊脂玉一般的潔白透光澤,她的柳眉尊貴又帶著一抹英氣,一雙驚世的美眸之中有著能融化一切風雪的溫柔...她的瑤鼻精致無雙,宛若玫瑰花瓣的花唇輕輕的掀起了一個淺淺的弧度...
  
      她三千青絲隨著微風輕輕的舞動...潔白素雅的裙擺不染一絲塵埃。
  
      值得一說的是她的額頭之上有著一枚小小的黑色火焰的印記。
  
      這張傾城絕世的俏臉竟是那么的熟悉..
  
      "怎么..怎么會是她?"
  
      紀塵神情呆滯的看著面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女人喃喃自語。
  
      "現在,你還記不得我是誰了嗎?"
  
      女人饒有意思的看著紀塵有些玩味的說道。
  
      "我...我記得..."
  
      紀塵有著結巴的回答道。
  
      "那么,我是你的誰呢?"
  
      女人歪著頭輕笑一聲問道。
  
      "姐姐...師傅?"
  
      紀塵低聲輕語,看著面前這個女人紀塵的眼眸仿佛失去了焦距一般,夢囈般的喊出了這個讓自己魂牽夢縈的名字。
  
      自己怎么能不記得那個冰冷的雨夜,那個手里握著雨傘,踏雨而來,不在乎自己渾身泥濘,對著奄奄一息的自己伸出手,淺笑著說要帶自己回家的女孩...
  
      自己怎能不記得,那個教會了自己一切的姐姐師傅!
  
      自己怎能不記得,那個陪伴了自己三年對自己傾盡了所有溫柔的姐姐...
  
      她既是師傅,又是姐姐....
  
      如果說每個人心里都有一顆屬于自己的朱砂,那么紀塵心里的那顆,一定只屬于他的姐姐師傅....
  
      PS:相信你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心里的朱砂,只不過...有些人假裝忘了吧【苦笑】
  
      手機閱讀請訪問『m.xslou.com』無彈窗在線閱讀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