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神君老公,求抱抱 > 第二十五章 青樓

第二十五章 青樓


  醉花巷,是這洛城最有名的青樓,也是離歌給洛梓清的地址,看著正門門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洛梓清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裝扮,雖然易了容,但卻并未改變女兒身。正門怕是進不去了。
  找了一處相對來說人煙稀少的角落,洛梓清沒有猶豫,直接翻墻進去。
  成功進入了醉花巷后,洛梓清反倒顯得有些大搖大擺,這醉花巷最不缺的可就是姑娘了,沒費多少功夫,洛梓清就找到了井號房,這就是離歌給她的地址。
  站在井號房門口,未推開門,洛梓清就聽見了姑娘與男子的調笑聲,面無表情,她推開了門。
  最先驚到的不是男子,而是那群女子,洛梓清一眼略過,四個姑娘,倒是懂得享受,她冷笑:“離公子。”
  “離公子,我們姐妹四個還不夠嗎?您還要再叫一個姑娘過來。”一名風塵女子道,很明顯是誤以為洛梓清是離歌叫過來的。
  “你們先出去吧。”聽到洛梓清開口的那一刻,離歌就知道了她的身份,雖是張陌生的臉,但離歌無比肯定。
  “公子。”姑娘們明顯是有些不愿,但又不敢忤逆離歌,只好悻悻地出去了。
  “躲的倒是挺快,如今怎么來找我了?”離歌喝下手中還未喝完的茶水。
  洛梓清見只剩她們兩人,也不拘束,直接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你應該猜到了。”
  離歌爽朗地大笑了起來:“你比你哥口中的洛梓清聰明多了。”
  “彼此彼此,你也比我哥口中的你狡詐多了。”這人倒是挺能裝,每次見面都感覺面目不同,也不知他的哪個面目才是真的。
  “洛兄跟你說過我的事?”離歌道,“看來我在洛兄心中還是很重要的。”
  聽起來好像有些洋洋得意,但洛梓清并不想理他。
  “說吧,想讓我怎么幫忙。”
  今晚是洛城醉花巷一年一度花魁選舉的日子,周其此人,有一個最大的弱點,就是好色,而這醉花巷的姑娘,在這洛城所有青樓中,質量是最佳的,所以今晚,周其必定會來,而且,一定會點花魁。
  看離歌的神色,想必自己今日來找他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這人,實在有些可怕,不過,依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不是敵人,這就夠了。
  想及此,洛梓清開口:“什么忙你都能幫上?”
  離歌揚眉,示意她說出來聽聽。
  “放心吧,對你來說,應該不是很難,我想參加花魁選舉。”
  離歌鄭重打量了一番洛梓清的臉,那張臉太過平淡無奇:“就這樣?”他指著她的臉道。
  “自然不是,參加花魁選舉怎么可能以如此普通的面孔。”洛梓清翻了個白眼,就差對他說你是不是傻。
  離歌瞬間覺的自己被鄙視了:“幫你的忙可以,但你要怎么謝我?”
  之前上趕著要幫她的忙,如今卻又要求回報。難道是過了這個村沒這個店?
  盡管心中思緒萬千,洛梓清卻沒表現出分毫:“你需要我怎么謝你?”
  “以身相許?”看著離歌那副有些雅痞的樣子,洛梓清覺得之前覺得他單純簡直是瞎了眼,再者,其實她是有些生氣的。
  “如果你是想開玩笑,我還是勸你認真些,如果你是認真的,你應該知道,我不會同意。”
  好像有些生氣了呢?離歌心道。
  “自然是開玩笑。”洛梓清見離歌也有些認真地道,“你的心中只有楚千仞,我又不是不知。”
  “算了,我現在還沒有想好你怎么謝我,這樣吧,你欠我一個條件,以后若是我想到了,你再報答我也行。”
  “只要在我的能力之內,我都會履行。”
  “好。”離歌道,“選花魁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你已經想好該怎么做了嗎?”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自有打算。”冷漠的話語。
  “真是狠心啊,你對楚千仞也是這樣嗎?”離歌一副開玩笑的口吻,但看洛梓清臉色變了,“你既然不喜歡我提他我就不提了,剛才的話當我沒說。”
  “我對千仞當然不是這樣,有一點你說對了,我的確不喜歡你提他。”
  “說話這么絕情,就不怕我不幫你?”
  “離歌,月支三皇子,精才艷艷,明明有治世之才,卻無治世之心,其實我一直也很好奇,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洛城,又為什么要選擇幫我?”
  “精才艷艷?”離歌大笑起來,那笑意看起來竟有些諷刺,“這么說我可擔待不起,我至多只是多讀了些書罷了。”
  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離歌忽略了洛梓清話語中的重點,但在洛梓清看來,顯然是故意的。
  “洛梓清,你是北恒王最寵愛的公主,卻仍然要背負和親的命運,你甘心嗎!”
  那語氣竟有些癲狂,洛梓清皺眉,回復:“正是因為和親,我才遇到了千仞,有何不甘心。”
  “當年人人都知,北恒國圣陽公主,年紀輕輕,就如此大膽,敢在天下人面前揚言,你這一輩子,只嫁自己所愛之人,若無此人,一生不嫁。可是最后的你卻背負了整個國家的命運,選擇了和親。”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么!”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嫁的人不愛你,最后的你會是什么樣子的嗎?”離歌的語氣放緩了些,竟也透著些誘惑。
  “沒有那種如果。”洛梓清也平靜了下來。
  “有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想知道嗎?我可以告訴你…”
  “如果嗎?”仿佛掙脫了一層桎梏,“沒有那種如果。”洛梓清又重復了一遍,眼前也愈發清明了起來,“我已經成親了。”
  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但剛才的一瞬間,洛梓清的意識真的有些模糊,不用說,自然是眼前人所為。
  “失敗了啊。”離歌嘆道,語氣中卻沒有一絲沮喪。
  洛梓清的頭有些痛,她扶住自己的頭:“你究竟想做什么?”
  “想試探一下你和楚千仞的感情,想看看自己有沒有可乘之機。”離歌笑,好像又恢復成了之前的那個人。
  “看來,我注定要失望了。”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