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神君老公,求抱抱 > 第八十八章 番外篇:楚千仞洛梓清

第八十八章 番外篇:楚千仞洛梓清


  “清兒。”低沉的呢喃。
  楚千仞幾乎不敢回頭,他怕現在的一切一如往常一樣,捕捉到的皆是一場空。
  “千仞。”洛梓清喚道,“等了這么久,可會怨我?”
  楚千仞無意識地搖頭。
  不怨,怎會怨,在其他人眼里洛梓清的記憶只是一場噩夢,只有他知道那些是真實發生過的,是他真真切切的傷害過洛梓清的證明。
  洛梓清用了一年時間,從最初對自己記憶的懷疑到最后的坦然面對,她的心里更愿意將那段記憶歸類為上一輩子的事,這一輩子,她仍舊是那個驕傲的洛梓清。
  “怎么了?”她感覺到楚千仞的身體一直都是僵硬的。
  “清兒,你真的已經放下那段記憶了嗎?”楚千仞轉身,將洛梓清摟入懷中,只是懷中的柔軟才能提醒他那個人真的在她身邊,“我是不是在做夢?”他有些彷徨。
  楚千仞曾以為,那些無法直視的事實,如果有一天被揭開,他真的有可能會徹底會失去洛梓清。
  洛梓清“噗嗤”笑出聲,遞上自己的唇:“千仞,我再也不會離開你的身邊了,一輩子都不會。”
  “嗯,”她聽見他有些含糊地答,“不只這一輩子,還要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
  “好,永生永世。”
  ……
  洛梓清與楚千仞放下芥蒂后沒有多久,他們就去繼續他們沒有完成的旅程,從北恒和南桓到離國、月支,再到一些叫不出名字的小國或者部落,用洛梓清的話說,總有一天,她會踏遍這世界的每個角落。每個角落是不可能了,但楚千仞會陪在洛梓清身邊走遍每一段旅程。他們有的時候走累了,就回去看看,看看自己的親人,看看他們的過去,只是,他們始終都沒有孩子。
  楚千仞不在意,但這是洛梓清的心結,終于有一日,洛梓清還是說了出口。
  那是在異國他鄉的一個夜晚,洛梓清靠在楚千仞的肩上,圍在一個篝火旁,數著滿天的星星,感受著夜晚的涼風。
  “千仞,我們什么時候才會有自己的孩子?”洛梓清的心情有些低落,“我們成婚已經快三年了。”
  似是沒有感覺到期盼的心情,楚千仞用一臉奇怪的語氣道,“你喜歡孩子?”
  洛梓清其實并不是很喜歡小孩子,但她總覺得如果有一個自己和楚千仞的孩子,這種感覺也不差:“我只喜歡和你之間的孩子。”
  “清兒,可是我不喜歡孩子,”楚千仞語氣認真地道,“這一生,我只希望和你在一起,不希望又多出一個孩子來,對我來說,那會是個麻煩的東西。”
  “千仞…”洛梓清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清兒,而且我們也不會有孩子了,之前一直沒有說到這個話題,我也就沒有告訴你,清兒,早年我的身體受到過傷害,這一輩子,我都不能給你一個孩子了。”
  嚴肅而不似作偽的語氣完全讓洛梓清相信,對于楚千仞來說,這是唯一一種不傷害她的方法,反正,這一生這個謊言都不會被戳穿。
  “千仞…”洛梓清錯愕,“沒關系,我也不喜歡孩子,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了,只要有你。”
  “嗯,”楚千仞的眉眼都染上笑意,“那你這一輩子也就只能守著我一個人過了。”
  “好,只守在你身邊。”
  他們僅僅依偎在一起,仿佛跨越了時間。
  只這一刻,他們仿佛都覺得這一生已經足夠,不算枉活,但是,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未來,他們會更好。
  然而,楚千仞和洛梓清這一生注定都不能長壽,在四十多歲的時候他們就離開了這個人世,不過,他們離開的時候,很安詳,即使在最后,他們的手也緊緊地牽在一起。
  史書記載,先任南桓王及南桓王后卒于盛世二十七年,同年同天同時去世,死后皆葬于北恒皇陵,一生無子嗣。
  即使是后世許多年,依然有許多人盛談二人的事跡以及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原來這句話不只能詮釋戰士兄弟之間的同生共死的情誼,亦能展示夫妻之間至死不渝的愛情。
  外界如何,后世如何,洛梓清和楚千仞已經完全不知道了,他們死后,被陰差帶到了冥族,雖然生前他們是牽手去世的,可是死后就他們就看不到了身邊人的蹤影。
  “冥帝,我的妻子在哪兒?”
  “冥帝,我的丈夫在哪兒?”
  同樣的話語,同樣的語氣,只是唯獨他們看不到身邊之人。
  坐在高位的冥帝一改往日的嚴肅與不耐煩,反而顯得有些和顏悅色:“你們安心去投胎吧,放心,下一世你們還會相遇。”
  “真的?”
  “不過,你們要先喝下孟婆湯,忘卻前塵才行。”
  二人明顯有些猶豫。
  “如果你們真的相愛,就算沒有這一世的記憶你們仍然能夠在一起,放心吧,我不會騙你,這是上面一位大人的意思。”
  “是離落姑娘?”
  不管怎樣,她還是要謝謝那位大人,孟婆湯,她喝了就是了,反而現在這樣身邊沒有千仞的感覺讓她有些慌張。
  千仞,我去找你了…
  夫妻二人共同接過酒碗,一飲而盡,動作竟出奇的一致。
  之后的之后,他們就再沒有了意識,等待他們的是另一段未知的緣分…
  “神君。”楚千仞和洛梓清已經入了輪回,冥帝才道,“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做了,神君,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管人界的事。”
  原本空無一人的地方出現了一個人:“這是我欠他們的。”來人身姿頎長,正是蒼瀾。
  “其實就算神君你沒有說,他們二人的緣分也沒有盡,”冥帝道,“許是二人在一起的執念太深。”
  “或許,如果他們能夠一直保持這般誠摯的心,他們的緣分會一直持續下去,直至永遠。”
  “永遠嗎?”蒼瀾有些出神,好像隔著遠方看見了某個故人。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