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神君老公,求抱抱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沒想到,竟然是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姑娘。”
  “離歌!”
  “好好好,”見龍崖火了,離歌也適時地閉了嘴,“我不說了就是了。”
  “你們是龍崖的朋友嗎?”被離歌打趣,顧子顏一點感覺都沒有,“我叫顧子顏,你們叫什么呀。”
  “離歌,他是儒生。”離歌道,“顧子顏,好名字。”
  “嗯!”顧子顏笑的格外甜,“我也覺得是好名字,還是龍崖幫我取的呢。”
  “真可愛,我住在曠音殿,就離蒼瀾掉不遠,有空就到我殿里來玩。”
  “可以嗎?”
  “當然可以。”
  “你們人也看過了,現在可以走了吧。”龍崖不悅地開口。
  “別急啊,我和儒生才剛來啊,是吧,儒生。”
  儒生點頭。
  “好不容易見你帶個女人回來,總得讓我們認真幫你把把關吧。”一直沒有開口地儒生道。
  “你們也好意思說我,這么多年你們身邊不也是沒有女人。”一時間,竟懟的兩人啞口無言。
  顧子顏輕輕拉了拉龍崖的袖子:“龍崖,為什么要把關啊。”
  “子顏,如果你過了我們的把關,我們就將龍崖交給你了。”離歌誘哄道。
  “真的嗎?那樣怎么樣才能過你們的把關。”
  “離歌!”這個離歌,都在說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子顏,不要聽他瞎說。”
  “我怎么就瞎說了。”離歌不服。
  “她,不是神族?”一旁的儒生插了進來,不確定地問道。或者說,是剛蛻變為神族,因為她身上的神族氣息并不是特別純凈。
  “子顏她的原型是蓮花。”靜靜地陳述著這個事實。
  “是墨蓮池的那朵蓮花!”離歌道。
  之前龍崖情緒不佳,遇了瓶頸的事,他們都是知道的,也知道那段時間龍崖總去墨蓮池散心,甚至每日為一朵蓮花喂養精血。
  龍崖點頭。
  “沒想到那朵蓮花化為人形竟是個這么可愛的小姑娘。”
  ……
  龍崖在天界的日子可一點也不單調,雖然之前只他一人,但龍崖醉心法術,從未覺得自己的生活乏味過。顧子顏到了蒼離殿后,雖然還算懂事,龍崖練功的時候從不去打擾她,可是架不住每次龍崖不練哄的時候就各種纏著他。龍崖也是真心寵她,帶她去買衣服,每日為她做飯,還帶她去人間玩,只要是顧子顏想做的,龍崖都不會拒絕。
  龍崖臉皮薄,可是在顧子顏長久以來的“死纏爛打”之下,龍崖的臉皮更是蹭蹭蹭地往上長,有的時候,還會將顧子顏逗的臉發紅。
  龍崖已經很習慣與顧子顏共眠了,有的時候顧子顏反而分房睡,卻被龍崖各種大道理講的腦殼疼,最后乖乖地再不提了。
  就如同今夜,龍崖將顧子顏摟在懷里,躺在床上。
  “你今日又去曠音殿了?”龍崖問道。
  “嗯,哥哥對我可好了,也和龍崖你一樣,燒了好多好多的好吃的。”
  小饞貓。龍崖寵溺地心道,但同時又感到不悅,他都感覺子顏快被離歌拐跑了,這段時間,整日整日地往蒼離殿跑,直到晚上才知道歸家。更讓龍崖火大的是:
  “哥哥,你什么時候認離歌為哥哥了?”
  “我喜歡哥哥,哥哥也喜歡我,所以哥哥就讓我以后將他當成我的親哥哥。”
  喜歡?
  “子顏,你對誰都說喜歡的嗎?”龍崖不悅道。
  “怎么會?”偏偏顧子顏絲毫不自知,“我只喜歡兩個人,一個人是龍崖,還有一個就是哥哥。”
  “不準。”龍崖霸道地開口。然后鬼使神差地竟然低頭附上了懷中人兒的唇,這是第一次龍崖親吻子顏的唇,他早就想這么做了,這是第一次他達成所愿。
  顧子顏不知道親吻的意義,只覺得她和龍崖之間好像更近了一步,也就沒有拒絕他。
  龍崖的舌頭靈活地撬開子顏的唇齒,伸了進去,與子顏的丁香小舌共舞,直到顧子顏有些喘不過氣。
  “龍崖,我好難受。”她支吾道。
  “很快。”他答。
  可這哪里可能會很快,龍崖第一次嘗到味道,那味道美好的他根本就不想放開,自然就要嘗個夠本。
  龍崖放開顧子顏的時候,顧子顏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龍崖擁著她,就是這個人,此生他都不會放開她了,龍崖心想。
  想的越開想為子顏做的事就越多,但龍崖現在最像做的一件事就是將顧子顏娶回來。
  這好龍崖的第一次,他有些笨拙地問了離歌和儒生,可以這兩人也從來沒有經歷過,只能是根據自己看到過的出出主意。
  儒生是一本正經的出主意,可是離歌的臉色沒有那么好。
  “子顏答應嫁給你了?”
  好像從開始到現在都沒有問過她的意見,他想起了他和子顏相擁而眠的第一個夜晚。
  那龍崖你當我的丈夫就好了。
  歷歷在目。
  子顏她一定會拒絕。
  離歌看龍崖良久的沉默,就知道龍崖沒有問過子顏的意見,開口道:“你成婚可要當事人答應才行。”
  “子顏會同意的。”
  “子顏親口說過?”
  “最開始的時候說過。”
  “龍崖,你該知道,子顏初化人形,什么不懂,你是唯一陪在她身邊的人,也是她的恩人,自然會說這樣的話,可是現在的子顏已經知道這些事情,你該告訴他。”
  雖然這些話聽在耳朵里不是很舒服,但龍崖沒有想太多,反而認為離歌說的話在理,于是就回蒼離殿找顧子顏去了。
  “離歌,你不該動這些心思。”直到龍崖走遠,儒生才道。
  “你還是這樣,要么不說話,要么就這樣…一針見血。”離歌道,“你放心吧,我和龍崖是兄弟,我不會搶他的女人,再說了,我要是那樣做了,子顏也不會開心,只要龍崖一直都能讓子顏過的開心,我知道自己該怎么做。”
  儒生望著離歌的神色,突然間覺得顧子顏未來可能會是一個大麻煩。
  不料,一語成讖。
  當然,這只是針對儒生而言的麻煩。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