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戮——武道吞天 > 第一章 意外總是那么猝不及防

第一章 意外總是那么猝不及防


  “林城主,到了現在,還是放棄吧!”
  一名氣勢恢宏的老者眼中充滿痛惜的看著眼前的男人,雖明明只有數米距離,卻又遠隔千里。
  他難道不明白此舉是與整個世界為敵嗎?
  “是啊,林城主,你已是當世第一人,任何寶物予取予求,為什么一定要動這人類的根基?”
  一名身穿軍服的老者上前勸說道,他是如今場中最不希望這場大戰掀起的人之一,因為最終無論哪方勝利,對華夏來說,都是難以彌補的損失。
  二十年前,平靜的世界突然被打破,天降八根通天金柱,靈氣復蘇,世界大變,一時間猶如末世,卻又似新生,武道開始崛起。
  武道十級,后天六重,先天三重,十為極境。
  十年動亂,無數英雄、梟雄、陰謀者、野心家都不甘寂寞地跳上舞臺,經過無數鮮血的洗禮,最終八大世家、五大主城、還有軍方勢力,成為了最后的贏家。
  當今天下武道十級強者只有一人,正是華夏最大的英雄——林軒,也是華夏成為世界第一勢力的依仗。
  武道崛起之后,華夏向世界展現了驚人的底蘊和恐怖,其勢力范圍覆蓋了整個亞洲,八根通天金柱,華夏獨享半數,而這其中最大的功臣,正是華夏的驕傲,當今世界唯一的十級極境強者——林軒。
  然而,此時,華夏的驕傲和最強者,正被自己人包圍,勸說,威逼……
  人世百態,千般滋味,盡在其中……
  林軒負手而立,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眾人,十年前謀劃之時,便已經料到會有這么一天,舉世皆敵又如何?
  想要第一個吃螃蟹總要付出些代價……
  他背后就是一個十數米高的巨大城門,城中最中央,原本該散發著淡金色光芒的通天金柱,如今卻散發著詭異的血紅之光,射破蒼穹蒼穹,這詭異的一面,在萬里之外都可以清晰的看到,根本不可能隱藏的住……
  “林軒……”
  一個身材矮胖并且禿頂之人走上前來。
  不等他說完,林軒轉過頭看向他,首次的開口道:“你是什么東西?什么時候輪到你來質問我?”
  禿頂之人原本站在人群中到沒感覺怎么樣,并且慶幸他林軒也有今天。
  但現在,被林軒淡漠的目光注視著,禿胖子心中立馬一沉,心中立馬響起眼前之人的恐怖,原本的幸災樂禍急速消失,只剩下了恐懼……
  臉上急忙擠出笑容開口道:“林城主,絕……絕不是這樣,我怎么會這樣想,是……是大家……”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軒并沒有顧忌談判的規矩,更沒有顧忌眾人的面子,說出手便出手,一如往常的干脆,抬手一掌向那個禿子拍去。
  待眾人反應過來時,攻擊已經來到禿子近前,沒有絲毫躲避的余地,只能提氣硬接這一掌,在空中一口鮮血噴出,直接到飛出去……
  其實就算他一直全神戒備結果也差不多。
  林軒指著趴在地上不斷咳血的禿子,不屑的罵道:“在場之人,都是老相識了。如今立場不同,分屬兩方,我雖然不屑也不會羞辱。但你禿鷹算什么東西?十年前,外敵入侵之戰,你在哪里?五年前,華夏開疆之戰,你又在哪里?你,不過是一個上不了臺面的廢物,也配質問本座?”
  趴在地上的禿子一臉屈辱之色,他根本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好吧?只來得及喊個名字就被一掌打成重傷,感受著體內的傷勢,禿子臉色比吃了大便還要難看。
  看向林軒的目光中充滿了恨意,沒等他說什么,一口鮮血涌上來,直接暈了過去……
  在場眾人無不是武道大師,具都是鄙夷的望著裝死的禿子。
  緊接著,看向傲立于場中的林軒,神情更加的復雜。
  雖然林軒占了些出其不意的便宜,但是隨意一掌便能將武道九級的禿子打的重傷吐血,這份傲視天下的實力,立馬鎮住了九層九的人。
  哪個敢在隨便開口?
  都面面相覷,希望其他人能鼓起勇氣,而自己在后面觀望撿便宜……
  林軒見此,心中淡淡一笑,雖然看起來人多,但不過是匆忙組織起來的烏合之眾,真正要注意的不過是眼前這十幾個武道九級的老家伙而已。
  并且,那十幾個老家伙又有幾個是真心來拼命的?
  林軒看向眼前黑壓壓的人影,抬首望去,對面眾人原本想要與之對視,可見到林軒眼神掃過來,鼓起的勇氣在對方凌厲的眼神中快速消散,又忙不失迭的低下頭。
  每個人看到林軒冰冷無情的雙眸之時,似乎置身于汪洋血海之中,稍有不慎便會被淹沒,殺神之名可不是自己叫的,而是用一座座京觀堆出來的。
  “烏合之眾!”
  這就是林軒對眼前這些人的評價。
  “十二位九級大宗師,數十位八級宗師,數百名先天高手。好,很好……自從我晉升到極境以后,幾乎沒有真正出手過,今天就拿你們的命來宣告我林城之威,決不可犯。”
  “林城主,我們來此并沒有開戰的意思……”八大世家之首,云家之主連忙站出來澄清道。
  聞言,林軒不屑的哼了聲。
  不開戰帶這么多人來干什么?都閑得發霉組團旅游?
  話音落下,林軒周身上下氣勢大變,身上長袍無風自動,向前踏出一步,一股睥睨八方、縱橫天下的氣勢向四面八方散發開來……
  隨著林軒的踏步,滾滾浩瀚的氣勢壓下,除了武道九級強者外,其余之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千米之外……
  林城城樓上,一名容貌絕艷,神態溫柔的絕品美人,雙目癡迷的望著林軒背影,眼中的道道漣漪毫不掩飾……正是云家大小姐,也是一路上伴隨著林軒崛起之人。
  城中無數妙齡少女望著這個偉岸男人的背影,眼中滿是愛慕和迷戀。
  有這個男人在,哪怕是天塌了下來,他也會面不改色的將其補上吧!
  “戰!”
  一場最巔峰驚天之戰,隨之開始。
  ……………………
  竹林山村,綿綿細雨。
  殘破的茅屋內,一個瘦弱的小身影,顫抖著蜷縮在爐坑前,努力的想要點燃那些已經發潮的樹枝……
  感受到爐坑中傳來的熱量,瘦小的人兒嘴角微微的翹起,只見她站起身來后,猛地一暈,連忙扶住旁邊的墻壁。
  被黑煙熏黑的小臉難掩長期營養不良的蒼白,沒有絲毫的血色,看著床榻上躺著同樣瘦小的人影,小丫頭眼睛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嗚嗚……哥哥,你快點醒過來吧,不要丟下丫丫一個人好嗎?我好怕……”
  發泄似的哭了一陣,小姑娘漸漸平復了心情,似乎早已習慣了這一切,瘦弱的身子爬到她高出許多的柜子上,小心翼翼的拿出半個干硬的黃饃,猶豫了片刻,才掰下半塊,又拿出了一把像草多像菜的東西一齊放到了鍋里……
  “哥哥,再等一會就好了啊,今天我們吃黃饃饃,可香了呢……”
  似乎想到了什么,守在床榻旁的小丫頭眼睛明亮了下,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小姑娘不知道的是,在她轉身的剎那,床上躺著的瘦弱少年握緊了拳頭。
  床上躺著這個一動都不能動的少年,正是異世而來的林軒。
  前世的他,一人滅族、一人屠城、一人敵國、縱橫寰宇,放眼天下,無一敵手,順生逆王,何等的快哉……
  尤其最后的巔峰一戰,以一己之力獨戰十二名大宗師,數十名宗師,不過付出些許輕傷的代價便戰而勝之,成就無敵之名,步上神壇……
  十年的謀劃成功在即,即便他要冒天下之大不韙,也無人敢無人能阻,就在林軒要強行煉化通天金柱之時,卻被通天金柱最后的爆發震碎了身體……
  本以為就此終結的林軒,再次清醒過來后,卻發現命不該絕,‘穿越’竟然讓他遇到了,來到這個類似于古代的世界。
  造成這一切的罪歸禍首——‘通天金柱’,正安靜的存于林軒的神魂之中,只不過卻與前世那通天測地的樣子天差地別,要不是那熟悉的氣息絕對不會錯,林軒都不敢確認,神魂中那散發著淡淡血芒的圓球竟然是通天金柱。
  然而,這五年來,認林軒如何研究嘗試,通天金柱在他的神魂中安靜的懸浮著,沒有絲毫的反應……
  林軒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五年了,整整五年,一動不能動。
  然而,這五年來,雖然身體絲毫都不能動,連睜眼都做不到,但外界所發生的一切,卻瞞不過神魂強大的他。
  正因為他的神魂實在是太強大了,并且與這個瘦小身體完全不匹配。
  就像一個盜賊闖入了無主的房屋之中,卻沒有開啟屋內各個房間和柜門的鑰匙,再不想破壞這個屋子的前提下,只能一點點的破解,慢慢的熟悉掌控這個無主的屋子……
  所以這五年來,林軒一直在做的就是努力的將神魂與這個軀體相互融合,寧可過程慢一些,也好過將這個小身體弄殘,出現什么不可預料的狀況。
  皇天不負有心人,這五年來的努力,神魂與軀體相互融合終于到了最后一步。
  林軒已經迫不及待的要見見這個世界,見見這個照顧了他整整五年的小姑娘。
  這五年來,他親眼見證了一個年僅7歲的小姑娘,在父母突然離世,兄長臥床不起的情況下,用那雙瘦弱的小肩膀扛起這個家,毫無怨言的照顧著他這個‘廢物’哥哥。
  最讓林軒感動的是,五年來,小丫頭從來沒有想過放棄他,每天聽到最多的話,就是為他祈福,期盼漫天神佛顯靈,保佑他能夠早點醒過來……
  第一年,年僅八歲的她,從一個樂觀天真的小女孩,變成了沉默自卑的人兒,每天卻盡她最大努力照顧著他,承擔著本不屬于她的責任,快樂和無邪慢慢從她的臉上消失,取代的是沉重和悲傷……
  第二年,年僅九歲她,從一個什么也不會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撿柴、燒火、煮飯,樣樣精通的人兒,用一些手工活請別人幫忙換取勉強度日的口糧,雙手盡是密密麻麻的針眼,每天最大的樂趣便是陪著他說話,說著那些她羨慕、向往,又無比平凡的一切……
  第三年……
  第四年……
  第五年,年僅十二歲的她,每天太陽初升,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便是確認哥哥的狀況,她已經將哥哥當成了她生命的支柱和信念,只要看到了哥哥還安然的躺在那里,她便覺得這一天渾身都充滿了使不完的勁……
  林軒來到這個世界五年,被小姑娘無微不至的照顧了五年,要不是這個瘦小的人兒,林軒恐怕早就爛成了白骨……
  這五年來的朝夕相處,林軒心中早已認同了這個小姑娘。
  前世他無父無母,無兄無妹,從小便在社會的最底層摸滾打爬,養成了冷漠的性格,狠辣的手段,更鑄成一顆七竅玲瓏心,白面黑心完全是一個百分百的利己主義者,除了幾個一路過來的手下,無一人能夠真正得到他的認同。
  但現在,眼前這個瘦小又堅強的人兒——他今世的妹妹,就算冷漠如他,也挑不出任何的瑕疵,在這五年里,早已一點一點,真真正正走進了他的心里。
  此刻的他,對于前世的富貴、權勢、美人……一切的一切,相比眼前的人兒,都不過是一道青煙,揮之即散,沒有一絲的留戀。
  在他人眼里,這個小姑娘不過是最普通的鄉下小女孩,并且營養不良,面黃肌瘦,沒有任何的特殊之處。
  但在林軒眼里,無論小姑娘是高是矮,相貌平凡或者美麗,永遠都是最美的人兒,就算嫦娥下凡、王母臨塵也比不上她分毫……
  林軒想過,他與身體融合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將妹妹緊緊的抱在懷里,告訴她,這些年的一切,他都知道……
  林軒要告訴那個傻丫頭,她是林軒最寶貝的妹妹,他要她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妹妹,一切苦難都已經過去了,從今天開始,只要他不死,便不會讓她受到一絲一毫的委屈……
  這時,外面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丫丫姐姐,我和娘來看你了。”
  一個慈祥的聲音隨之響起:“慢點跑,雨天當心滑到……”
  很快,一個梳著羊角辮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進來,身后緊跟著一名中年婦女,手中拎著一個竹籃。
  中年婦女中籃子中拿出一個雜糧餅和一碗冒著熱氣的清粥,眼中滿是慈愛和同情:“剛剛做好的早飯,快吃吧!”
  “謝謝大娘!”
  丫丫感激的道謝后,并沒有推遲,顯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這些年要不是接到村里一些好人心的接濟,這個家的情況還要比現在艱難數倍……
  丫丫輕聲道謝后,雙手接過來小口的喝著清粥,卻沒有吃那個餅子。
  “怎么?不舍得吃嗎?不夠的話,大娘那還有……”
  林軒雖然躺在床上,但是他知道,小丫頭之所以不吃那餅,完全是給他留著呢……
  而此時,門外再次傳來一陣腳步聲。
  “小丫頭,怎么樣?考慮清楚沒有?只要你跟我走,就能得到十兩銀子,為你那個白癡哥哥看病。”一個刺耳沙啞的男聲從門外傳來。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何事,但是一聽到這個聲音,林軒心中便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濃郁的殺機……
  “我答應你的話,真的能得到十兩銀子嗎?并且每天還能賺到很多錢?”妹妹那低沉中略帶疲憊的聲音響起。
  “不行,丫丫,你千萬不能做傻事啊,青樓對女人來說,可是一個吃人的火坑,一旦掉進里面,這輩子就徹底的完了啊。”一旁的大娘,連忙阻攔道。
  雖然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這個小村子的丫丫,并不清楚‘青樓’意味著什么,但是她也知道絕對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她真的很需要那筆對她來說,已經是天文數字的十兩銀子。
  至于賣身后,她會遭遇到什么,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
  五年,已經整整五年了,她已經將她能想到的辦法都嘗試過了,都不能讓哥哥醒過來,連一絲好轉的跡象都沒有,這筆錢就是她最后的希望……
  有了這筆錢,她就可以請鎮上的大夫為哥哥治病,相信那時候哥哥一定會好起來的……
  “轟”的一聲。
  聽到這話,屋內原本有些疑惑的林軒,心中頓時升起無邊的憤怒,抑制不住心中的殺意,直沖到頭頂……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