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故國云夢 > 第一章 明月相思

第一章 明月相思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___納蘭容若
  蒼茫紛擾的人世,幾多浮沉,又幾多滄桑。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著自己的人生的方向,每個人都朝著自己人生的方向行走。一路上坎坷難料,可是又必須風雨兼程的走下去,只為了完成某個夙愿,了卻某段緣分。無論繁復還是簡單,歲月都是那般短長。讓我們無處遁形。
  我們就像一只翱翔天際的蒼鷹,可是當這只風云不盡的蒼鷹失去了自由,就意味著折斷了雙翅。已經折斷了雙翅的蒼鷹,縱有鷹擊長空的凌云壯志,還如何飛翔?
  X市一中
  高二(1)班
  “蕭瑤你又給我在課上看小說!把小說交出來!站后面去聽!”
  班主任高老師站在講臺上朝靠在課桌上看小說看得津津有味的蕭瑤吼道。伴隨著班主任高老師的呵斥,一節斷粉筆不偏不倚的打在蕭瑤的頭上。
  “對不起,老師!因為這部小說寫的真的很好,不知不覺我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我感覺納蘭容若好像就在我面前,自己好像就站在納蘭面前與他吟詩作對。我們一起討論詩詞,正在興頭上,你一招天外飛仙就把我扯回了現實。你也知道,我喜歡古代詩人的嘛!對吧?”
  蕭瑤看著黑板上納蘭容若的《木蘭詞》和自己手里的小說微笑著說道。她知道老高的脾氣,是那種不愛發脾氣對學生包容的性格。所以才敢這樣,如果是其他老師,就算是給蕭瑤十個膽她是也不敢這樣的。
  “你的意思是我打擾你了?那我要不要給你道歉啊!在我的課上你還有理了!給我站后面去聽!”班主任高老師一臉憤怒的說道,
  “看什么看!繼續上課!”
  看著班上同學一個個幸災樂禍的表情,高老師生氣的吼道。
  “馬上高三了,還有心思在課上看小說!真不知道你們是怎么想的!”看著蕭瑤桌子上的小說,高鵬輝無奈的搖了搖頭。
  蕭瑤吐了吐舌頭,低著頭走到了最后一排后面。
  “蕭瑤同學,你不是說你見到了納蘭容若了嗎?那你給我們介紹一下納蘭容若吧!”
  “啊?什么?老師你再說一遍,剛剛沒聽清。”
  “我說叫你給我們介紹一下納蘭容若!”高老師在黑板上邊寫字邊說“是我表達得不夠清楚嗎?”
  “沒有,沒有。很清楚!”蕭瑤說道。
  “那就快點,我們還要上課。還有其他的內容”
  “喔,好的。”蕭瑤清了清嗓子。
  “納蘭容若,又稱納蘭性德,1655-1685年,也就是清順治十一年十二月十二日至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納蘭氏,字容若,號飲水、楞伽山人,是清代最為著名的詞人之一,與朱彝尊、陳維崧、并稱“清詞三大家”。有傳世之作《飲水詞》。
  可惜啊,命不好30歲就病死了,也算是英年早逝了!家族為葉赫那拉氏,滿洲正黃旗人,原名納蘭成德,可是古代我們都知道皇權的至高無上,當時太子名諱為保成,為了避太子保成的名諱改名為性德,一年后太子更名胤礽,于是納蘭又恢復本名納蘭成德。父親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學士、一代權臣納蘭明珠。母親愛新覺羅氏是英親王阿濟格第五女。
  身為納蘭明珠的長子,納蘭容若從一出生身邊就有無數的光環。同時,他也是京城里的神童,本來仕途已經無憂,但他卻選擇與詩詞相伴,無心朝權!”
  “不錯!還算可以。”高老師說道“回座位坐好,再有下次就給我請家長!”
  “保證不會有下次了老師。”蕭瑤討好的說道。
  “那就好!”
  “嗯嗯!”
  “好,同學們我們繼續上課。不用我再介紹納蘭容若了吧?”
  “不用!”
  ………
  熬了不知道多久,一天的課程很快總算是上完了。
  剛放學,蕭瑤就背著書包沖出了教室,跑進了學校附近的一家書店。
  這家書店全部是古體的建筑,散發著古樸典雅的書香氣息。雖然書店很大,可是讓人奇怪的是卻只有一個店長。而且這里的書只借不賣。
  書店的店長無論何時都是穿著一身繡著龍的古風長袍。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拍戲還沒脫下戲服。在他冷峻的臉龐上總是面無表情,眼里有一種佛的那種悲憫的神情。幾乎沒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更別說他的來歷。
  “老板,我來了。”剛入門,蕭瑤就邊把書包放到儲物柜邊說。
  “嗯嗯。”
  “嗯嗯?”說著蕭瑤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不然呢,我需要做些什么嗎?給你一個擁抱嗎?”
  “你這么帥,如果你愿意呢,我也勉為其難允許你擁抱我吧!”蕭瑤裝得很委屈的說到。
  “算了吧,我可不敢。”書店老板喝了一口飲料說道“今天要看什么書,我找給你。”
  “哎,老板。你這里有沒有什么特別的書?”
  蕭瑤看了看書店內,轉過頭問道。
  “你覺得什么書算特別?”聽到蕭瑤這話,書店老板頓了頓說道。
  “比如說像電視劇里面的那樣的那樣,可以穿越的!”
  “你覺得那個會是真的嗎?”說著書店老板白了蕭瑤一眼。
  “我也就問問”
  “你怎么會想到問這個?”
  “心血來潮嘛!”
  “沒有這種書。”書店老板看著蕭瑤說道,眼里卻不知何時起多了一份其他的情感。
  “我也知道,所以我就是問問。”
  “你想穿越?”書店老板盯著蕭瑤說到,眼里露出一種讓人害怕的眼神。
  “嗯嗯,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穿越到過去去看看。”
  “不可能有這種書,就算真的有,穿越也不是好玩的。”書店店長看著窗外,慢慢的說道。
  “不試試怎么知道,你又沒穿越過你怎么知道不好玩。”蕭瑤反駁道“你沒有穿越過你就沒資格妄加評論。”
  “有些結痂的傷口,就算你不去觸碰,也會在莫名的時候莫名地疼痛。”
  “說得好傷感喔!說得好像你穿越過一樣!好了,我要看書去了。你慢慢傷感好了!”說著蕭瑤就朝著一處角落走去。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書店關門的時間了。店里只剩下了店長和蕭瑤兩個人。昏暗的燈光照亮著整個書店。仿佛一座遺失了記憶的城堡,安靜的睡著…
  “蕭瑤,你過來!”書店老板對著蕭瑤招了招手。
  “怎么了?有事嗎?”正在讀書的蕭瑤說道,看了看手表,蕭瑤說道“是要關門了嗎?”
  “你該回去了,不然你父母會擔心的,而且我也要關門了!”
  “我可以今晚住在這里嗎?”看了看窗外,蕭瑤的臉上露出失落的神情。眼角流出了淚水。
  “為什么?”
  “因為就算我回家了,也是一個人啊!所以我不想回去。”蕭瑤仰了仰頭,想把淚水憋回去。
  “那你父母呢?他們不在你身邊嗎?”
  “我父母死了。三年前的一場車禍,都死了,就剩下我。”說著,淚水再也忍不住的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這些話,從三年前開始,父母雙雙去了天堂,處于青春期的蕭瑤獨自一人來到這個城市,蕭瑤就再沒有和任何人說起過,也沒有任何人知道。這么久以來,所有的一切都是蕭瑤獨自一人在承受著。別人受委屈了,難過了可以向父母傾訴,可以對父母撒嬌。可是她呢?什么都沒有,只有她自己!
  “那好吧,你今天晚上就住在這里吧!”
  “謝謝!”
  “不用謝!”說著,老板就轉身進入了一間臥室。
  黑夜里的星空,繁星散發著并不耀眼的光芒,皎潔的明月如玉盤,掛在天際。
  “蕭瑤,你來樓頂一下,我有事找你!書店老板__令”
  收到這個消息,蕭瑤躡手躡腳的爬上了樓頂。
  “出來吧,不用躲,我知道你來了。”當蕭瑤輕輕的到達的時候,本想嚇一下書店老板,卻聽到這樣的話。
  “你怎么知道我來了?”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想問,你是不是真的想穿越?”
  “對!”聽到這話,蕭瑤一下子亢奮起來。
  “好,我幫你!”
  說著書店老板一把揭開一張布,一臺帶著古典氣息的機器出現在蕭瑤眼前。
  “這是?”
  “時空穿梭機!”
  “時!空!穿!梭!機!”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