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鬼骨簽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無懼

第一百一十三章 無懼


  自從彩同當上了鬼骨督查委員會的副會長還沒有被人這么打過,如此之慘,慘到讓人憐惜,口鼻早已流出了大量的鮮血,而這些鮮血來自于彩同的體內,體內的臟體被外部之力擊成粉碎,魂壓越來越低的彩同失去了任何防御能力,當他被三字經打成零魂壓狀態之時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對了啊,新規則,如果死,中立神,就會來。”三字經停手后摸著下巴道。
  一句話也無法說出口的彩同想要掙扎站起來,但是身體的筋骨同樣像內臟一樣在三字經的各種重拳攻擊之下成為了粉碎的骨渣。
  “不行,我要去救彩同。”在樓上的彩美終于安奈不住想要翻越面前的鐵桿營救彩同。
  甜中靜見彩美馬上翻身而躍于是一把拉住她的衣服道“不要去,否則你會與彩同一樣。”
  而甜中靜怎么能拉住一個救人心切之人,彩美沒有聽甜中靜的勸阻,越過鐵桿之后腳下一蹬,直奔三字經而去,在突襲三字經的同時彩美喚出了她的武器,一柄長劍異魂直刺沒有防備的三字經。
  十魂壓的三字經就算是沒有防備也不會被一個全死神狀態單魂壓的人類所刺中,而他早已感知到了左側有一股殺意突襲而來,于是他身體向后一躲,便輕易的躲閃掉了彩美的刺殺。
  “難道你,也想死?”三字經對攻擊落空的彩美道。
  彩美對于三字經的強勢言語并沒有做出回應,她第一次攻擊落了空,于是馬上開始了第二次攻擊,提手抬劍猛刺三字經,而在三字經的面前,這種攻擊簡直就如小孩一般的嬉鬧,只見三字經張開手掌面對彩美,一道掌風從手心噴出,彩美的長劍異魂被這道掌風瞬間擊碎,從劍尖直至手柄碎的程度頗為均勻,但是彩美本身還帶有沖勁,身體到了三字經跟前卻沒有了武器,三字經反手抓住彩美的手臂把她整個人輪了360度,按之前來的方向脫手而去,力道很強,彩美努力的讓后退的自己站穩后想再次發起攻擊。
  “停。”說話之人是小芽,她看到彩美并不是三字經的對手于是繼續勸阻道“你還是不要繼續了,不然你的下場真的會與這個副會長一樣。”
  不是一個停字讓彩美才逐漸冷靜下來,而是站在她身前的甜中靜,雙臂張開護住身后彩美的她雖然動作沒有彩美快,可是見到同伴上前廝殺自己就不會坐視不管,于是在彩美前腳剛走,她后腳立刻跟上。
  “我不會讓人攻擊我的團員的。”甜中靜雖然沒有彩美的戰斗力,可是從氣勢上絕不輸于任何人,也許是繼承了道熾血統的關系。
  “彩靜......”彩美看到甜中靜如此護著自己內心產生了感激之情。
  “放心吧,我不會,去攻擊,小女人。”三字經此言一出道出了并沒有想攻擊彩美的想法。
  至彩同于死地才是三字經真正想要做的事,雖然他知道了新規則可以無限使用魂壓,但是只要不殺死對方,中立神就不會出現,明知道這一點還要殺掉彩同,三字經不是瘋了而是他根本就不懼怕中立神。
  之前還壓制自己的魂壓一直處于接近于零的狀態,而當他聽到了新規則之后便一發不可收拾,這是他單方面對中立神不滿而已,他不滿中立神可以隨意更改規則,自己遵循了這么多年竟然可以說改就改。他的野心到達半神地步已經完全不能滿足了,一個新的規則就可以改變一切的面貌這才是真正的神,此刻的三字經想成神。
  但是為什么會對彩同下如此毒手,只因之前三字經的胸前被彩同弄出的爆炸傷到了,有仇必報這是他一貫的風格,現在腳邊奄奄一息的彩同還沒有完全死亡,生命力的強大讓他一直支撐到現在。
  “去死吧!”三字經表情惡狠,抬起一腳打算踩碎彩同的腦袋。
  另一邊,彩棋為了找到手機信號,跑到了拉德賭場之外,就在她跑出距離拉德賭場一公里左右的距離時,手機上的信號逐漸顯現。
  “果然是半神三杰的十魂壓導致的信號缺失。”彩棋氣喘吁吁自言自語道。
  信號有了,彩棋立刻撥打了委員會會長的電話,“嘟嘟”兩聲,那邊很快接起了電話。
  “喂。”電話那邊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
  “會長您好,我是彩棋......”彩棋體力很虛,由于剛才跑的很急氣沒有喘勻,說了半截又大吸了一口氣。
  “我知道你是彩棋,有什么事情抓緊說,我這邊還有事呢。”會長的聲音從電話聽筒傳來。
  “是這樣的,我們今晚接到了任務,對方是違規者鬼骨師,可是對方實在太過強大了,我們無法完成任務,但是有副會長在......”彩棋想一口氣說完但是氣息不夠。
  “副會長在,還給我打什么電話,好了,你們自己解決吧......嘟嘟嘟嘟”那邊說完了話便掛斷了電話。
  “對方是半神三杰啊,而且副會長他......”彩棋聽到了掛斷音看了一眼手機很是生氣。
  “什么鬼?有那么忙嗎?副會長他可是快要死了啊......不行,就算是越級我也要繼續打。”彩棋一個人繼續自言自語道。
  鬼骨督查委員會的規定,如果不是突發情況,只有副會長才可以與會長進行電話溝通,如果副會長在場,下面的任何成員都不得越級溝通,剛剛彩棋為了拯救副會長的性命所以才迫不得已撥打了會長的電話,可當會長聽到了副會長在場的語句才掛斷的電話。少說一句話就可能耽誤很大的一件事情,而且現在還關系著副會長的性命,于是彩棋不得不再次越級撥打了會長的電話。
  “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當彩棋又撥打了會長電話之后那邊傳來關機的提示音。
  “NMD。”彩棋從不喜歡爆臟話,現在逼得從小到大沒說話臟話的她竟然大罵了一聲。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