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網 > 玄夜神帝 > 新書,最強萬界神皇,求一下支持!

新書,最強萬界神皇,求一下支持!


  第二章這特么的不是口水!
  “恭喜宿主成功激活最強萬界系統,從此系統帶你裝逼,帶你飛!”
  清脆悅耳的電子音,在張楓耳邊回蕩開,讓他心花怒放的同時,不再對李媚兒的力量感到恐懼。
  “哈哈,我就知道穿越者不會就這么死掉,不然也太對不起這張昂貴的穿越票了!”
  李媚兒見到眼前手舞足蹈的張楓,眼中閃過一抹錯愕,然后便是濃郁的厭惡。
  手掌之中,火焰舞蹈,釋放出了令人心驚的氣息。
  “張楓,沒想到你竟然瘋了。可惜啊,真是可惜啊,我不能好好地讓你感受到恐懼和痛苦!”
  張楓看了眼站在面前的李媚兒,冷笑了聲。
  “我瘋了?我瘋你大爺啊我瘋!”
  聽到張楓的怒罵,李媚兒俏臉陰寒的可怕,一指點在張楓的眉心處。
  “沒瘋是吧?好好好,沒瘋的話,那我就能夠好好地折磨一下你這個色鬼了!”
  噗嗤!
  一縷火焰鉆進了張楓的眉心處,頓時一股灼燒感仿若烘烤在靈魂上一般,劇痛難忍。
  “檢測到宿主的生命值急劇下降,系統建議宿主恢復力量,逃離危險。”
  張楓手掌扭曲,死死地抓著地面,面孔猙獰的盯著李媚兒。
  “小賤人,你,你死定了!”
  李媚兒冷哼,手指之上的火焰再次爆發出狂暴的溫度。
  “我看該死的人是你!”
  “叮!初次激活系統,獲得新手大禮包一份,是否打開?”
  “打開,快點打開!”
  張楓心里怒吼,一瞬間,一道道光影在張楓腦海中飛閃而過。
  “宿主獲得一張瞬移符,一枚二品丹藥,小培元丹,一柄凡品飛劍,一張開脈境初期的力量卡,使用時限三分鐘。”
  “系統檢測到宿主目前的狀態,建議使用二品丹藥恢復體力,使用開脈境力量卡。”
  “那還廢什么話,直接開,給我把這個小賤人掀翻了!!”
  張楓此刻強忍著劇痛,心中更是怒火中燒。
  媽的,這個騷貨是不是個變態?
  吸了他的精元,還要把他折磨致死!
  更可惡的是,剛才竟然還敢揚言自己下面不行?
  這要都能忍的話,張楓就不叫張楓了!
  手掌一翻,一枚淡紅色的丹藥浮現出。
  張楓一口吞下,雙臂緩緩張開,胸口發熱,毛孔張大,釋放出一絲絲淡紅色的熱氣。
  他只感到一股暖流從心臟處涌出,飛速向四肢百骸蔓延過去。
  原本虛弱無力的肢體,此刻已經和正常人一樣。
  “叮!宿主已經獲得開脈境初期力量,計時開始。”
  張楓猛地身后一握,體內的力量瘋狂的涌現眉心處,將那股侵襲進自己體內的火焰沖頂了出去。
  “滾!”
  他大喝一聲,狂暴的聲波夾雜著強悍的靈力,硬生生將李媚兒轟飛了出去。
  “你!”
  李媚兒俏臉驚變,身體猶如遭受重擊一般倒飛了出去。
  張楓用力一甩腦袋,驅散走腦海中的渾濁后,快步追上。
  一巴掌甩出,狠狠地打在了李媚兒的俏臉上。
  “媽的,剛才是不是打我打的很爽啊?!”
  啪的一聲脆響,直接把她打蒙在了床上。
  這個死色鬼明明沒有力氣,怎么現在實力比她還要強?
  而且,這股氣息,就像是開了靈脈一樣,難不成是開脈境?!
  這,這怎么可能!
  李媚兒想要反抗,張楓飛身縱躍到床上,左手毫不猶豫的就狠狠地打了下去。
  啪!
  李媚兒的左右兩邊的臉頰,頓時紅腫了起來,五道鮮紅的手指印,掛在了她的臉上。
  “嗚啊!張楓,你,你......”
  張楓感受到體內的力量,右手一揮,直接打斷了李媚兒的話。
  房間里,只聽見一陣‘啪啪啪’的聲音....
  “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倒是再神氣一個給我看看啊!”
  “剛才不是很騷氣嗎?來啊,再給我浪一個看看啊!”
  李媚兒俏臉青一塊紫一塊,雙手揮打著張楓,卻被后者輕松地化解掉。
  這讓她心里驚恐,張楓何時擁有這么強大的力量?
  他就像是變了個人!
  “叮,宿主的使用時間還有二十秒.....”
  張楓絲毫沒聽到系統提示的聲音,他把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在了李媚兒的身上。
  自己本來死的就不明不白,現在穿越過來,還遭受羞辱和刑罰。
  大爺的,那個穿越者有自己這么悲慘?
  不行,自己絕對不能給穿越者丟臉!
  想到這,張楓眼珠一轉,做出一副自認為能讓人憎恨的大反派的淫笑模樣。
  “剛才你楓爺沒有趕上好時候,嘿嘿,現在嘛,輪到我享受一下了!”
  嘶啦!
  張楓一把將李媚兒裹在身上的薄紗撕成兩半,那香噴噴的胴體重新暴露在了張楓的眼前。
  兩座高聳的山峰,讓張楓控制不住自己狠狠的捏了下去!
  李媚兒一邊哭喊著,一邊瘋狂的掙扎。
  但張楓用了開脈境初期的力量,完全不是李媚兒這個沒有開脈的鍛體境能夠抵擋住的。
  “你剛才不是說我不行嗎?”
  張楓冷笑了聲,一把將李媚兒翻過身來。
  “我就讓你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正在這時...
  “叮,宿主開脈境力量使用時間已到,力量剝奪。”
  張楓體內嗡鳴一聲,緊接著,力量瞬間消散全無。
  李媚兒雙腿胡亂的蹬著,正好踢在了他毫無防備的小弟弟上。
  咯嘣!
  張楓臉色一僵,痛苦的捂著身體倒了下去,心想,這下慘了。
  “你,你,大爺的......”
  李媚兒感受到張楓體內力量的退散,狹長的眼眸閃過一絲疑惑,俏臉陰沉的轉了過來,目光森寒的盯著他,故作妖嬈的冷笑著。
  “呵呵,怎么了這是?剛才不是還挺霸道嗎?是不是三十息一過就不行了啊~~”
  嘭!
  李媚兒一腳踢在了張楓的臉上,疼的后者呲牙咧嘴。
  “大爺的,系統你大爺的怎么不早跟我說有時間限制?”
  “系統明明說過有時間限制,宿主沒聽到怪誰?”
  輕飄飄的話語傳來,讓張楓險些一口老血噴出。
  他仿若看到系統一攤手,很是無奈的模樣。
  坑啊,這簡直就是坑主啊!
  果然小說里寫的都是沒錯的,十個系統九個坑啊!
  “我感覺到你體內的力量變弱了,沒想到,你竟然還可以短暫增強力量!”
  “呵呵,張楓,看來你還有很多秘密沒有告訴我呢~~”
  李媚兒抓起張楓的頭發,帶著秋波的眼眸,對他瞟了個媚眼。
  張楓看著面前這個女人,大喝一聲。
  “啊呸!”
  一口濃痰脫口而出,正好鉆進了李媚兒一張一合的小嘴里。
  “我....咳,咳,這,這是.....”
  李媚兒臉色一變,感受到喉嚨里卡住一抹黏意,手掌松開了張楓。
  “哈哈,這是小爺我的‘精華’!”
  張楓見到李媚兒松開了自己,飛快的向后倒退了兩步,他現在雖沒有開脈境的力量,但體力卻是早已被二品丹藥補了回來。
  “雖然你沒伺候楓爺我,但我不介意送你這份‘謝禮’~~”
  李媚兒小嘴似乎動了動,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咀嚼了一下,反正看她臉色簡直黑的比鍋底還要黑了。
  張楓心滿意足的哈哈大笑了兩聲,旋即手指在面前一捏,一張青綠色的符箓出現,燃起了裊裊焰火。
  “好漢不吃眼前虧,小爺我先走一步了!”
  李媚兒見狀不妙,急忙一把上前想要一把抓住。
  但原地只留下了張楓的殘影和郎朗大笑聲。
  “啊啊啊!!!”
  過了許久,屋內便是響徹起了李媚兒的怒吼聲,以及作嘔聲。
  “張楓,我一定要殺了....嘔,咳咳,嘔!”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500